Your slogan here

超棒的色情小説 《撿個校花做老婆》 鑒賞

小説
撿個校花做老婆
言情小説言情小説推薦



校花那么多,捡个回家做老婆。华夏第一战兵回归都市,成为紫荆中学的最牛插班生!各色校花,到底哪一个入了罗峰的眼?
集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傲娇女侠,第一校花千依岚?
妖娆动人,每天勾引猪脚的性感校花宋黛滢?
爱要勇敢说出来,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猪脚大声表白的温柔校花郑薇?
超级学渣,胸大无脑的典型案例,却处处透着神秘的绝色校花柳眉?
还是阴错阳差和罗峰同居的君大美女?



第50章第五十章 羊城八精

罗峰故意将‘骚’字跟‘小’字说得含糊不清,乍听之下难以分辨。包宁闩就算是心有怀疑,也只能皱眉看着罗峰,半响,轻哼一声,“你有什么资格喊我一声小包哥?”
罗峰目光很是疑惑地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
听东伯的语气,貌似还来头不小。
“你可知道我是谁?”包宁闩淡淡地抬头45度看着天花板。
日,这年头稍稍有点来头的家伙都这样装逼,还有没有点新意了。
罗峰暗默撇嘴,不过,今天还是以大局为重,万一这骚包兄是郑海天的哪门子亲戚呢?郑老板的面,还是要给的。
罗峰呵呵笑着问道,“还没请教。”
“罗峰同学,小包跟你同校,你竟然没听过他的名字?”东伯笑着开口,“羊城八精,你总该听过吧。”
“这是自然。”罗峰道,“塔耀新城,珠水流光,云山叠翠,越秀风华,古祠流芳,荔湾胜景,科城锦绣,湿地唱晚。”
对于在羊城开了一年出租车的罗峰来讲,这还不是信手拈来。
东伯却是摇摇头,“我指的是羊城八精。”
“羊城八精?”罗峰倒还真疑惑了,“蜘蛛精?白骨精?”
一旁的骚包兄神色直接低沉了下来。
“住嘴。”东伯见罗峰就差点将西游记中的妖精都数一遍,急忙喊住他,没有再卖关子,瞥一眼罗峰,“你真没听过羊城八精?”
罗峰摆手摇头。
“不怪他。”骚包兄神情淡定地摇摇头,“毕竟,不在圈子里面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圈子内的事情?”玄外之意,罗峰根本没资格知道呢。
包宁闩嘴角隐隐勾勒着不屑。
一大早接到东伯的电话,说有对手出现,包宁闩还真吃了一惊。这圈子内,谁不知道自己一直都在追求郑薇,谁还敢来插上一脚?
包宁闩住的地方跟郑家别墅不远,他火急火燎地赶来,发现东伯口中的对手,竟然是这么一个乡巴佬,当即是笑了,这种人,这么配得上当自己的对手?
“羊城八精,可是我们羊城贵族圈内最出名的八大公子哥!”东伯扬声开口,“贵族公子之中的佼佼者!羊城八精中,个个都有精通一手绝活,可不是普通人可比。”
罗峰倒确实是第一次听见。
当即虚心地请问,“不知骚包兄精通哪一行?”
包宁闩眉头一皱,他很想听清楚罗峰喊的是骚包还是小包。
“小包可是羊城闻名的音乐天才!”东伯笑着道,“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尤其是钢琴!前段时间,全国著名的钢琴家李迪还亲口评价了小包的钢琴曲。”
“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包宁闩摆摆手,“李迪前辈也不过是称赞几句我的钢琴曲有灵气罢了。”
罗峰瞥一眼这个尾巴快要翘起来的包宁闩,随即呵呵笑了下,“看不出来,骚包兄竟然是个钢琴小天才!”
“当然了,羊城八精中的音精,在贵族圈里可是出了名的。”东伯一而再再而三地渲染包宁闩的身份,目的自然只有一个,让罗峰这小子知难而退。
罗峰拿钱办事,可没东伯想的那么多。
他倒是对羊城八精有些感兴趣了。
“那,东伯,除了骚包兄,羊城八精,还有哪些?”罗峰很是好奇。
“以你的身份,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包宁闩拍拍罗峰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薇薇向来喜欢人多好玩,才让你们这群同学来家里凑凑热闹,过了今晚,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这个机会走进这么大的别墅呢。”
包宁闩这句话警告的意味也很浓了。
自然是提醒罗峰,注意自己的身份呢。
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们在干嘛呢?”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罗峰看过去,郑薇与柳眉二女,迈步走下楼梯。
如同绝美的姐妹双姝一般,各自绽放着美丽,令人的心神不由得一呆。
罗峰随即瞥一眼旁边的包宁闩,此时的骚包兄神色淡定自若,面容含着淡淡的笑意,迈步迎上去,看起来倒是风度翩翩。
嗯,卖弄风骚。
罗峰发现,自己真没看错这骚包兄。
只不过,罗峰想不到的是,骚包兄竟然也是笑里藏刀,只见他笑吟吟地走上去,“薇薇,早。我是过来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这位是你的同学吧,我与他相谈甚欢啊,你同学原来也是个音乐达人。”
“哦?”郑薇看向了罗峰,脸先是一红,随即好奇问道,“罗峰你也懂音乐?”郑薇显然是知道包宁闩的身份的。
罗峰瞄一眼站在旁边暗暗冷笑的骚包兄,随即微笑点头,“略懂一二。”
“对了,罗峰同学还跟我说,有空切磋切磋钢琴呢。”包宁闩眼神一阵之色鄙夷一闪而逝,同时更是冷笑,哼,敢在女人面前硬逞能?本公子就让你丢脸丟到白云山去!
“真的?”郑薇眸子更是睁大了几分,虽然平日里她对这个包宁闩并不大感冒,可不得不承认,他是个钢琴天才,连钢琴家李迪都这么说的。
好你个骚包兄,给我入套呢。
罗峰眯眼笑了下,嘴角扬起一丝玩味,随即认真地一点头,“是的。”
包宁闩笑了。
东伯也是笑了。
罗峰跟着笑。
郑薇不知道这几个家伙笑个啥,也微微笑了一下。
各怀心思!
“薇薇,你这是要出去吗?”包宁闩面容含笑地开口说道,“我的车刚好在外面,你要去哪,我送你去吧。”
说罢,包宁闩眼神带着一丝挑衅地看了一眼罗峰。
从刚刚罗峰硬着头皮也要承认与自己切磋钢琴那件事,包宁闩更加确定了,这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只是,跟本公子斗,似乎你也没什么资本啊。
包宁闩打量一下罗峰浑身上下,整套衣服估计也不超过一百块。
“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有车。”郑薇礼貌回应。
谁让包家与自己郑家是世交呢,郑薇虽然有些不爽包宁闩经常如苍蝇般跟着自己,可也拿他没有办法。
“美丽的女士出街,开车不怎么方便吧。”包宁闩还不死心,微笑道,“今天你生日,你是小公主,我愿意用一天的时间来当你的司机。”
罗峰撇嘴,这骚包太骚了!
“薇薇,包宁闩说的也挺有道理的。”一旁的柳眉突然开口,“我们都穿着高跟鞋,开车不方便。”
郑薇点点头。
包宁闩笑了,如同孔雀开屏般高傲地瞥一眼罗峰。
乡巴佬,见到没,这就是差距啊。
“好吧。”郑薇点点头,“既然这样,罗峰,反正你也来了,不如你帮我们开车吧。”
郑薇扭头看着罗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