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超棒的小説 《撿個校花做老婆》 熱推

色情小说
撿個校花做老婆小説
uu 看書



校花那么多,捡个回家做老婆。华夏第一战兵回归都市,成为紫荆中学的最牛插班生!各色校花,到底哪一个入了罗峰的眼?
集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傲娇女侠,第一校花千依岚?
妖娆动人,每天勾引猪脚的性感校花宋黛滢?
爱要勇敢说出来,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猪脚大声表白的温柔校花郑薇?
超级学渣,胸大无脑的典型案例,却处处透着神秘的绝色校花柳眉?
还是阴错阳差和罗峰同居的君大美女?



第三十章 爷孙

唐大耳感觉这几年自己都白活了。∈♀
无数次苦口婆心地劝说老爸,让他少喝点酒,可根本无用。然而,今天只是洗个碗的时间,老爸竟然答应峰哥,不再喝酒了?
唐大耳脑海中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震得不轻。
再三确认后,唐大耳咧嘴笑了起来,笑得没心没肺。
老爸终于要振作起来了。
唐大耳的手一抹,遮掩了几滴忍不住涌出的泪水,可似乎越抹越多了,唐大耳的表情又笑又哭地大骂,“他奶奶的,这个时候跑出来干嘛,我是开心啊,我――开心啊!”
见此一幕,唐德昌的心不由的隐隐一痛。
走过去,抱住了唐大耳。
“这几年,老爸让你受苦了。”唐德昌的眼眸露出愧疚,片刻,父子两人的目光对视着,“从今天开始,你可以昂首挺胸地告诉别人,你爸是个兵!那不是嘲讽,是骄傲!”
唐大耳用力地点头。
父子俩有很多话要说,罗峰身影悄然地离开了房间。
走下街道,罗峰重重地呼了一口气,面容挂上一阵笑容。
能让唐德昌重新振作,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至于帮他们报仇,罗峰更不是说说笑而已。
他需要的,确实是唐德昌去搜集张铁宏的犯罪证据。
一个曾经的尖刀小分队成员,罗峰相信,唐德昌有这个能力。
下午的课程简单而枯燥,英语课程上,班上所有的学生的目光都注视着君怜梦老师,那眼巴巴的神情仿佛要将君老师融醉在自己的眼眸。可龙羽如同第一节课那样,拿着一本奥数习题计算了起来,仿佛将君老师如同空气。△¢
这让一边的唐大耳眼神充满着钦佩。
峰哥就是跟寻常人不一样啊。
君老师的课,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可以想象,君老师在浙江大学毕业之前,必定也是万人追捧的校花!
可峰哥,从君老师进来上课到下课铃响起,硬是没有看一眼她。
这份从容淡定,真不是我大耳可以学来。
唐大耳无限感慨。
下课后唐大耳以滔滔不绝的话语表达了对罗峰的敬仰之情。
罗峰笑而不语。
如果是你跟一个人同居,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她穿着清凉的睡衣,阳台外面晾着那触目惊心的啥啥,免疫力自然也能提高。
要看君老师,回家再看啊!
当然,这么嚣张的话,罗峰也就在内心暗暗地喊几下。
黄天业不来收座位费,张强不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的日子,罗峰反而觉得有些无聊了,吃过饭想早早回去跟君老师谈谈心,想不到的是,君老师竟然彻夜不归。
奇了怪了。
罗峰早上起来,疑惑地看一眼君怜梦的房间,摇摇头,叹息一声。
“看来是名花有主了啊。”
彻夜不归,罗峰能想到的,唯有是约会去了。
这也正常,以君老师的美貌,追她的人叠起罗汉恐怕都堪比白云山了。
罗峰摇摇头,出去晨跑。
还是那一处公园。
今天罗峰格外小心,昨天险些被君老看见了自己。
现在的罗峰,实在不想再见到从前的一些熟人。
在公园跑了几圈后,罗峰径直往回跑。
公园内,一处湖心凉亭。
一婀娜女子,姿态优雅,手中拿着茶具,于湖心亭泡茶。
美貌倾城的容颜,亭亭玉立,动人心魄。
赫然正是彻夜不归的君怜梦。
她的正对面,是一位老者。
铮铮铁骨,炯炯有神的双眸流露出一阵慈祥笑容。
他的目光,还不时地瞥着一处方向。
眼神难掩失望,一闪而逝。
昨天出现的那一道施展军中擒拿手的身影,今日并没有出现。
老者是罗峰口中的君老。
茶香飘出。
君怜梦端起了其中一杯茶,甜甜一笑。“爷爷,来尝尝我亲手泡的茶。”
“好。”君老朗声笑,接过了茶,“好久没有尝过乖孙女泡的茶了。”
君老抿了一口,看了一下满眼期待的君怜梦,随即笑了笑,“不错,有进步。”
君怜梦脸庞露出笑靥。
“可惜,比起你外公,还差远了啊。”君老再补充一句。
君怜梦一努嘴,“当然了,当今世上,论茶道造诣,能达到外公那个程度的,又有几人?更别说,我这么年轻。”
“不是爷爷打击你啊,年轻可不是借口。”君老笑道,“爷爷曾经见过一个年轻人,他泡茶的功夫,可不比你外公差。”
“真的?”君怜梦倒真是吃惊了。
她自然清楚外公茶道造诣。
一个年轻人能比得过他,那根本不可能。可爷爷从没说过假话。
“是什么人?”君怜梦无比好奇。
“那个年轻人――”君老的眼神露出一阵落寞,叹了一口气,“终究也是年少气盛-――罢了,爷爷也不想多提及。”
君怜梦只能强行地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
“爷爷,你真的打算在羊城定居?”君怜梦问。
“没错,反正爷爷已经退休了,京城那地方不合适我,羊城,挺不错。”君老笑道,“还有我孙女也在羊城呢。梦儿,要不你搬过来爷爷这住?”
君怜梦迟疑了下,摇头,“爷爷住的地方,离学校太远了。而且――我若跟爷爷住在一起,岂不是违背了当初离开京城的初衷?”
“你这丫头,还这么倔强,跟父母斗气,也总不能斗上一辈子啊。”君老叹了一声,没有多言。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君怜梦嘟着嘴。
君老苦笑,立即转移了话题。
初晨的阳光洒落在湖泊上,泛起了美丽夺目的波光。
“我要迟到了。”君怜梦站了起来,“爷爷,我改天再去看你。”说罢,君怜梦便匆匆转身,准备离去。
“等一下。”君老急忙喊住了她,随即一摆手,“我让江涛送你。”
跟随在君老身边的西装中年男子,此刻在湖泊的对岸等候着。
“不用了。”君怜梦摇头拒绝。
“你这丫头-――”君老无奈地看着君怜梦,“对了,爷爷给你透露个消息。你的行踪,已经有人汇报去京城了,可能-――很快有人会来找你。”
闻言,君怜梦面容顷刻地变幻了一下。
“梦儿,有什么事就直接跟爷爷说,我君伟东的孙女,绝不容任何人欺负!”
话语间,身上爆发出强大凌厉的气势。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