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超棒的仙俠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分享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十一章 离队一身轻

自这处城镇出发向北,再有三百里就是北俱芦洲瘴气的边界,而最边界区域,就是度仙门五名弟子此行的历练之地——
乱瘴宝林。
瘴气外那些光秃秃的荒山,与瘴气覆盖之地连绵的黑色丛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划下了一条明显的边界。
离着瘴气林的边界越来越近,酒玖浑然变了一个人,目光充斥着警戒,仙识监察着方圆数百里的风吹草动。
她带着众人低空飞掠时,耗费仙力做了一朵白云,将那只大葫芦化作了三尺长短背在身后,葫芦口氤氲着浅蓝色的光芒,随时准备祭出去喷人……
终于,到了瘴气林边缘,酒玖落下白云,转身,满脸严肃地看着五名弟子。
“按规矩,此次历练时长为二十日。
从你们进入乱瘴宝林开始算,若二十日之前你们就自行退出来,那就算这次历练失败,回去了要受门内责罚。”
酒玖眨了眨眼,口吻突然变得轻快了许多:
“其实也就扣月供之类的,无伤大雅,遇到危险以保命为上,觉得吃力就立刻退出来,都别逞强。
我会在此地等你们,既然是以磨砺弟子为目的的历练,自然不可能跟在你们身后,也绝不可能做你们的贴身护卫。
这个大块头也留下,在此地等候吧。”
宇文陵拱手请命:“末将奉命前来护卫六公主殿下,还请仙长准许……”
酒玖淡然道:“你是想自己留在这,还是想被我捆在这?”
“宇文将军还请在外等候,一切需遵从酒师叔安排,”有琴玄雅在旁开口,自身也透出一种淡淡的威严,显然是从小到大没少发号施令。
“末将领命!”
宇文陵沉声道了句,而后皱眉看了眼元青。
元青立刻朗声道:“宇文将军不必担心,我便是拼上性命,也会护好玄雅师妹。”
有琴玄雅对此毫无回应,维持着‘表面冰山’的日常表情。
反倒是,一直在酒玖身后站着的李长寿,目光在元青和宇文陵身上流转了一阵。
‘果然还是觉得这两人有点猫腻。’
酒玖清清嗓子,继续道:“我给你们两个忠告。
其一,在里面要互相帮持,记住你们是同门,尽量避免单独行动,元青、玄雅,你二人修为较高,如果有余力就照看下其他人。”
元青笑道:“师叔放心。”
有琴玄雅也道:“弟子领命。”
酒玖仙人继续道:“其二,便是不要苛求机缘,也不要拼了命去找药草。
珍贵的灵药旁往往就会有凶兽护持,这些凶兽一个个都不笨,你们就是它们最好的补品。”
说到这,酒玖突然出手,左手快若幻影,在有琴玄雅的脸蛋上轻轻一捏,“尤其是你这种细品嫩肉的极品!”
“师叔还请自重,”有琴玄雅皱眉道了句,酒玖在那一阵嘿嘿怪笑。
“哇,好滑,真羡慕你这种天生丽质,本师叔就不行了,这皮肤干干巴巴的,也没个人在后面跟着天天喊我酒玖师妹、酒玖师妹~”
笑语声中,酒玖又在怀里取出了五块月芽状的玉石,扔到了五人手中。
“喏,这是求援用的传信玉,遇到麻烦就直接捏碎,本师叔就能感应到,冲进去救援。
使用了传信玉,就代表你们自己放弃了这次历练,回去也就扣扣月供,没什么大事。
去吧去吧,都小心点!
可别真死在里面!”
五名弟子收起传信玉,各自对这位酒仙人拱手行礼,而后为自己贴上避瘴符,由有琴玄雅与元青打头阵,走向了瘴气林。
李长寿落后了半步,因为他……
先是在道袍上贴了张避瘴符,又动作麻利地撩起长袍下摆,在大腿内侧贴了一张,顺便将第三张避瘴符贴在了内衣后颈。
这样就可万无一失,不怕避瘴符无故脱落,之后隔几天更换一次就可以了。
风声突起,旁边有只脚丫飞踹了过来。
李长寿看似凌乱的向前迈出两步,却将袭来的飞脚轻松躲过。
酒玖气急败坏地骂道:“还不快进去!记得跟人跟紧点!你个化神九阶!
你这么小心,还来这破地方干嘛!”
“师叔保重,”李长寿扭头拱拱手,嘴唇稍微蠕动,对酒玖传声说了句什么。
而后他快步跟了上去,吊在了队伍最后方。
瘴气袭来,前方四人身上的避瘴符散发出淡淡光亮,各自撑开了一道浅浅的透明薄膜,贴在了几人身上。
李长寿这边就厉害了,整个人被贴了三层薄膜,呼吸都开始有点费劲。
但用力吸进来的空气,格外清新。
王奇清清嗓子,朗声道:“稍后长寿师兄跟我走吧,我其实也是来这边碰碰运气,并没有什么非要寻到的药草,就不必去打扰元青师弟他们了。”
“善,”李长寿给了王奇一个会心的微笑,后者对李长寿也挑了挑眉,这俩人倒是有了点默契。
大概,这就是同为电灯泡的觉悟。
……
在北俱芦洲行动,未成仙者都要尽量避免御空飞行,离地三丈处瘴气太过浓郁,且是诸多毒虫、凶禽频繁活动的区域,反倒是地面更安全些。
此时他们脚下的路只有一条,路旁也尽是些如同烧焦了的黑木,大多只有树枝而没有树叶,却涌动着一种另类的生命力。
五人在路上行走着,灵识尽力扩散出去,偶尔便能见到一两只躲藏在暗处、冷冷注视着他们这些闯入者的毒兽。
暗无天日,危机四伏。
乱瘴宝林盛产几类宝药,数十类毒药,但因是危险较低的边界区域,此地药材已被妖族、人族炼气士采的七七八八,他们几人要找寻到自己想要的药,其实很有难度。
更何况李长寿要找的那株毒草,本就不在乱瘴宝林中,而是在更深的区域。
行走中,李长寿拿出了一张巴掌大小的羊皮地图,看着上面自己画的几处标记,也确定了自己接下来该走哪个方向。
首先,要找个合适的理由脱队;
最重要的,是让此时正偷偷跟在空中的酒师叔,不会出手阻拦他离开……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前方的丛林越发阴暗,一股腐烂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着,成群结队的毒虫嗡嗡乱叫,躲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猎食者,开始盯紧这五个鲜活的生灵。
漂浮着白骨的沼泽,妖艳却夺命的花果,盘踞在高树上、发出一声声桀笑的魔蛛……
度仙门几人倒也算艺高人胆大,他们越走越快,已逐渐适应了这般环境。
李长寿紧跟在四人身后,此时离着自己必须要调整方向的节点还远,倒也不急立刻脱队。
忽听一声满是压抑的兽吼,林中毒虫的嗡鸣声突然大增,一股凶煞之气在前方袭来!
有毒兽忍不住,要对他们一行出手了!
队伍最前方的有琴玄雅立刻抬手,阻止几人前行,背上的大剑开始轻轻颤鸣;
元青右手轻轻一甩,一把青色的仙剑顿时在握,整个人展露出了一股逼人的锋锐。
而当前面四人被左前方林中急窜的黑影吸引了注意力,李长寿却将目光落在了右侧,脚下迈出一步,站在了王奇身后,低声道:
“小心右边。”
几乎是李长寿话语刚落,左前方林中突然窜出一道丈长的黑影!
这是一头肋生双翼的黑皮豹子,前爪闪耀着墨绿色的微弱光芒,一露面便二话不说,凶狠地扑向四人!
“孽畜找死!”
元青低喝一声,身形宛若一股清风自有琴玄雅身旁冲出,手中三尺青锋突出八寸青芒,脚下步法带出道道残影!
剑光闪出一个拉长的‘之’字,那黑豹刚刚抬爪,一股股黑血已经朝着天空彪射!
直接身首异处!
正此时,右侧林中突然窜出两道黑影,直接扑向了刘雁儿和有琴玄雅……
“让我来!”
王奇大喝一声,冲到刘雁儿身前,双手已经被火焰包裹,对着这两头豹子遥遥摁压。
但火光还没爆发,一道火红的身影已在旁闪过,那把尚未出鞘的大剑带起了沉闷地破空声,两头前冲的豹子同时被大剑扫中,如同沙包般被打飞了出去。
只是一剑横扫,并无后续追击,但这两头黑豹被打飞到半空,体内涌出两朵火红的莲花,身躯被直接炸碎,残骸黑血又被那艳丽的火焰完全吞没!
眨眼功夫,两头黑豹渣都不剩……
王奇讪笑了声,散掉手中术法,老老实实退到了一旁。
李长寿倒是眼前一亮。
‘九莲离火劲,这个有琴玄雅竟然修成了?’
三头黑豹被转瞬斩杀,那些在暗处窥伺这五人的目光顿时减少了大半;
五人恢复阵型,继续向前赶路,有琴玄雅和元青开始施展简单的步法,后面三人也是轻松跟上。
直到,前方出现了分叉口,五人默契地停了下来。
有琴玄雅转身道:“师兄、师姐,我要去这个方向寻厌火明心草,门内曾有记载,在这个方向发现过这般灵药。
各位还请多多保重,勿要太过深入。”
刘雁儿也道出她要找的药草,要从另一个方向前行;
当下几人开始‘分组’,元青自然是要跟有琴玄雅一同,他本就是来当帮手外加护花使者的。
王奇是来见见世面,顺势决定帮刘雁儿找寻药草。
随后,四人的目光落在了李长寿身上。
“我走这条路,要暂时跟各位分开了,”李长寿指着不同于四人的方向,几人同时皱了下眉。
有琴玄雅问:“长寿师兄要找寻哪般药草?”
李长寿正色道:“此事不好言说,不过各位不必担心,多多保重。”
元青劝道:“长寿师兄不如跟雁儿师姐一路……”
元青还未说完,李长寿却已是提步踏上了自己所选的路径,脚下运起简单的步法,衣玦飘飘,长发不舞,迅速消失在了前方林中的拐角处。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刘雁儿有些不满地嘀咕了句,元青和王奇也略微摇头,大概是觉得李长寿此时不过是碍于颜面,有些要强。
反倒是有琴玄雅若有所思状,转身走向了自己所选的路径,背着大剑的背影更显纤弱。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免費閲讀
uukanshu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