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熱門連載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推薦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二十一章 臭师兄

还好,自家师父没起疑,还颇为关切的问李长寿何时有了这般病症,并握住李长寿的手腕细细查看了下。
也是多亏了齐源道长只是归道境九阶,距离成仙还有一步之遥,他在探查时,被李长寿轻松糊弄了过去,也算帮李长寿化解了这次‘小危机’……
“六识不定,心气浑噩,”齐源一本正经地告诫道,“长寿,回去之后你便安心闭关一段时日,不可外出走动,为师也会叮嘱灵娥不让她吵扰你。
你心境出了些问题,但好在并不严重,静修一段时日便可。”
李长寿郑重地点点头:“是,师父。”
前方,稍有些紧张的有琴玄雅,闻言也松了口气;而她这般表情细节,刚好落在了旁边的矮道人酒乌眼中。
‘有点意思。’
酒乌那浓浓的短眉向上挑了下,表情顿时颇多玩味……
听闻齐源道长如此说,酒玖也放下心来,起身跳到有琴玄雅身旁,小声问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长寿瞧了眼自己储物法器中的摄魂珠,里面还有几人的残魂没有完全化掉,能在其中找到很多记忆碎片。
于是他默默地放出一缕灵识,将摄魂珠放到了更角落的位置,用符箓封了起来。
事不关己,万事大吉。
酒乌的实力比酒玖强了许多,但在北洲之内也不敢全速飞行;
这位矮道人颇为谨慎,赶路时不发一言,目光总是机警地扫试各处。
——这点让李长寿颇有好感。
总算,一路平安无事离开了北俱芦洲。
出了瘴气覆盖之地,酒乌带着他们朝着南边飞了百里,找了一处荒山,通知几位同门前来此地会合。
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王奇的师父带着王奇刘雁儿最先赶来;
有琴玄雅的师父姜京珊、元青的师父林戚,以及刘雁儿之师,又过了两个时辰才抵达此地。
姜京珊算是个‘标准模板’的仙子,面容姣好、清气环绕,束云鬓、着仙裳,整个人仙气十足,又未失却人间烟火。
“小雅!”
看着爱徒跪坐在地上,浑身都是被包扎起的伤口、长裙满是血污,神情憔悴的像是换了一人;
姜京珊面露凄然,两步冲到有琴玄雅面前,将她拥在怀中。
“师父……”
“师父在这,师父在这!
是师父一时糊涂,才答应了元青那贼子的央求,让你前来此地探寻什么厌火明心草作为历练,都是师父的过错!”
有琴玄雅眼圈略微有些发红,却轻轻吸了口气,稳住自身心境,低声道:“弟子无用,让师父为弟子挂念了。”
一同赶来的林戚道长已得到元青身死的消息,他并未发怒,看着有琴玄雅师徒,沉声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分路探寻时,他们也带走了一名与元青宇文陵同伙的元仙,此时那元仙也是被他们随手处理了,问出了前事大概。
酒乌道:“林戚师弟稍安勿躁,让玄雅先将事情完完本本的说一遍吧。
玄雅,你尽量说详细些,不可有任何隐瞒!”
姜京珊忙道:“小雅你尽管说就是,万事自有师父替你做主!”
“弟子遵命,”有琴玄雅目光看往了外围的李长寿,刚要有些起伏的情绪,莫名就平稳了下来。
她先叹了口气,从他们五名弟子刚分头行动开始缓缓讲述,事无巨细,一并告知。
从午后讲到了黄昏,从黄昏又说到了漫天星辰;
‘这毒姐,咋不从开天辟地开始说起?’
李长寿心底吐槽了句,悄悄去稍远的地方打坐调息,也听到了有琴玄雅大概的经历……
在酒玖被困后,元青并未直接对有琴玄雅偷袭,而是先招来了一伙恶贼袭杀两人,想搞英雄救美的名堂。
结果,有琴玄雅这个‘美’比元青这个‘英雄’强了不少,让元青的处境异常尴尬;
然后元青又改了策略,让同伙不断对两人施压,营造出绝境的氛围,而后趁势对有琴玄雅表达心意。
然而有琴玄雅在面对绝境时,依然很干脆地拒绝了元青‘与子同穴、共赴来世’的告白……
软招频频失策,元青最后恼羞成怒,撕破面皮要用情蛊控制有琴玄雅,却被有琴玄雅找到机会用挪移宝符逃走,刚巧遇到了李长寿,被李长寿第一次救下……
伤势恢复后,有琴玄雅想绕路回到乱瘴宝林,走了几日,却发现自己不小心迷路了,又倒霉被元青一伙发现踪迹,只得大战一场;
这次,又是李长寿及时路过。
在李长寿的指点下,有琴玄雅将那些人引到了一处厉害的毒物巢穴旁,最后让那伙人被毒物毒死,有琴玄雅则亲手杀了元青。
听有琴玄雅讲这些时,李长寿也是忍不住在心底感慨了句:
‘这个元青,机会这么多,自己不中用啊。’
略微替宇文陵这些元青的手下感到不值。
待有琴玄雅讲完了此行的经历,道道视线落在了李长寿身上。
姜京珊亲自带有琴玄雅过来,师徒二人对李长寿郑重道谢,并说回门派后更有重谢奉上,李长寿则有些‘拘谨’地连说不用。
怕李长寿言语出错,齐源道长及时赶来,眉开眼笑地接下了这波感谢……
场中,唯有元青的师父林戚,此时最为尴尬。
“唉,”林戚叹道,“是贫道收徒失了眼力,回山之后便去领罚。”
酒乌劝道:“那元青筹谋颇深,入门时本就心术不正,师弟你也是在上次开山大典时直接收的徒弟,这怪不到师弟身上。”
林戚神色黯然的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
有关有琴玄雅杀了元青之事,虽然有琴玄雅占了情理二字,但依然是杀了同门师兄,依然要受门规惩处。
——惩处的力度十分微小,大概只是在山中闭门思过个几年。
酒乌也勉励了李长寿几句,言说回山之后门内对李长寿定有奖赏,该给李长寿的奖励绝不会吝啬。
他们一行人,并未一同回返度仙门。
齐源带着李长寿,与刘雁儿、王奇这两对师徒一同,在后面慢慢赶路。
其他人则全速赶回度仙门,受罚的受罚,请罪的请罪。
而他们之所以这么着急,全因姜京珊催促。
有琴玄雅的这位师父可不是简单人物,她自身就是掌门弟子,在门内地位颇高,修为精湛、法宝众多,更有一位相敬如宾的道侣,那也是一位天仙境高手。
北洲之事虽已落幕,但姜京珊如何能让自己弟子平白受这些委屈?
启程之前,姜京珊就直接传信给自家道侣,让他找几位闲来无事的同门,待她回山之后,立刻赶往南洲,定要将那元青背后的俗世势力连根拔起,不留后患!
回山的一路,风平浪静,毫无波澜。
就是,路上时,李长寿只要听到刘雁儿满是柔情的呼喊‘奇奇师弟’,总是禁不住打冷颤……
咳,文化差异,文化差异。
……
夜间的小琼峰安安静静,一朵白云停在了半空,李长寿从上飘了下来,齐源道长则是满面春风,踩着云飘向了其他峰头。
——师父刚才接到了刘雁儿师父的邀请,过去喝个小酒、聚个小餐。
穿过自己亲手布置的隔绝大阵,踩到了熟悉的草地,李长寿满是舒服地呼了口气。
安稳了。
“师兄!”
侧旁传来了开心的呼喊声,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师妹的草屋周遭有青色毫光闪烁。
那座隔绝外部探查的小阵法被从内打开了一条缝隙,声音就是从这条缝隙中传出来的……
又听哗哗的流水声响个不停,灵娥在那开心地一阵呼喊:“师兄你回来了!
你受伤了吗!之前怎么了!怎么晚了这么久!”
话音未落,一道曼妙的倩影从草屋中冲了出来,她浑身上下只是裹着一床薄被,窈窕身段分外迷人,长发湿漉漉的,吹弹可破的肌肤也沾着清水。
她却不管这些,见到李长寿之后开心地跳了起来。
她刚进木桶不久,刚刚正沐浴,此刻或许是洗澡洗到了眼睛中,那双杏眼中突然蒙上了一层水雾,张开手臂就扑了过来。
李长寿本能地想躲,但见到灵娥那双满是委屈的眸子,心底叹了声,站在原地负手而立,任由师妹撞到自己怀中。
“臭师兄你吓死我了!
一直不回来,我还以为你怎么了!”
灵娥的喊声禁不住带上少许哭腔,又略微哽咽了起来;但她正要哭出来时,一只大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
“师兄……”
灵娥仰头看着,目中有亮光闪动,小嘴也忍不住扁了起来。
李长寿突然道:“对了,师父他……”
“啊!”
灵娥顿时反应过来,还以为师父也跟这师兄一同回来了,轻呼一声,急忙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回了草屋中,裹着被子砸入了大木桶,躲在水中不敢冒头。
——之前那般模样被师兄看到自然没事,如何能被师兄之外的男子看到!
师父也是不行的!
灵识向外探查,灵娥满是疑惑地把脑袋钻出了水面……
李长寿的嗓音从外飘了过来:“师父他,去其他山峰赴宴了。
我先歇息一阵,寅时再来找你问这次历练之事。”
言罢,顺手将她草屋周遭的阵法再次开启,李长寿飘然回了自己的屋舍。
木桶中,灵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薄被,脸蛋泛起一抹红晕。
“臭师兄……”
她嘀咕一声,脑袋慢慢沉了下去,在水面留下了一连串的气泡。
仙俠小説推薦
uukanshu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