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熱門連載仙俠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鑒賞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十章 玄雅的赔礼

“方才多有冒犯,还望师兄海涵。”
坐在大葫芦的前端,李长寿面容沉静,看着面前正拱手低头的有琴玄雅,心底虽然很想吐槽,但也只能说两句无事。
李长寿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中,倒是没了之前那种嫌弃、不满,反倒是……
充满了同情和可怜。
“长寿,”酒玖仙人咳了声,语重心长地道了句:“你这应当是心魔,或许是因跟你师父常年封闭在山中修行落下的。”
“长寿师兄,”元青从一旁飘了过来,拿了一瓶丹药,低声道:“这是清心凝神的丹药,或许对师兄的病症有所助益。”
“多谢,心领了。”
李长寿略带尴尬的一笑,元青立刻明白了什么,熟练地错开了话题。
趁这个机会,李长寿也观察了下几人的反应。
宇文陵全程并没有关注这场小闹剧,坐在那安安静静地闭目打坐,十分沉稳。
刘雁儿投向自己的目光则多了几分同情,王奇更是用一种满是感慨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大概是在说:
这个师兄(师弟)修行资质普通,还落下了这般心魔,今后想寻个道侣都是奢侈,修道生活何其艰难。
——结道侣修行这种事,在度仙门中还是较为常见的。
元青寒暄几句后就退回葫芦后面,那王奇主动过来攀谈了两句。
李长寿全程只是含笑应对,并未多说什么。
感觉除了元青之外,这些一门心思修道的同代弟子,‘年事虽高’,但心思却是出乎意料的单纯……
也对,这几位都是同代弟子中的‘尖子生’,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修行上,人际交往本就不多。
这场小风波,很快就告一段落。
不多时,葫芦上再次安静了下来,各人继续打坐修行,李长寿又捧起了那卷书简,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心情完全没有被影响。
酒玖仙人抱着胳膊盘坐在最前方,此刻也陷入了思索;她在思考该如何帮助李长寿走出心魔,重归快乐修道生活。
‘难道,要用女子的魅力?以毒攻毒?’
酒仙人低头看了眼自己鼓起的胸口,随后就是一阵嘿嘿的怪笑……
突然给自己增加了一个设定,李长寿也并没怎么在意;
虽然这只是为了躲过被酒师叔探查修为和资质的权宜之计,但接下来这一路,自己时刻都会注意这个细节。
持续警惕,对李长寿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长寿师兄,”身后突然传来了呼唤,李长寿扭头看了眼,正见到有琴玄雅那满是歉意的脸蛋。
李长寿虽然很想此时说一句——【请保持好一个冰山美人应该有的矜持和骄傲】,但终归只能露出少许微笑,摆手示意她不必多说,扭头继续捧卷品读。
有琴玄雅抿了抿嘴唇,目光中的歉意始终未退。
而李长寿的灵识敏锐地捕捉到,后方正闭目的元青略微皱了下眉……
……
两日后。
地广人稀、仙门林立的东胜神州渐渐地被扔在身后。
一路上,这颗大葫芦飞行在云雾之中,日夜不停,总算赶到了东胜神州的西北边界。
李长寿一路都未曾修行,注意力保持在自己身周方寸之间,视线边缘也经常能捕捉到在天边一闪而过的御空身影。
还好,他们这一路也没遇到什么阻碍。
酒玖伸了个懒腰,大葫芦开始缓缓减速,朝着下方崇山峻岭中落去。
这位酒仙人打了个哈欠,对着后面几人喊了句:“都打起精神,马上就要进入部洲边界的范围了。
你们几个都听好了!
北俱芦洲不是什么善地,这次你们前来也是为了历练,不要玩命争夺什么宝物灵药。
接下来我先带你们去北俱芦洲的一处入口,记住这地方,以后要自己来北俱芦洲,可别傻乎乎地到处乱闯。”
五名弟子同时站起身,对酒玖拱手行礼,齐声道:“遵师叔教诲。”
“嗯,”酒玖满意地点点头。
刘雁儿小声问:“师叔……北俱芦洲不是四大部洲吗?为什么还有入口这一说呢?难道是这里的瘴气行成了天然大阵吗?”
酒玖嘴角一撇,淡然道:“谁知道为啥?给她解释解释。”
后方的元青笑道:“北俱芦洲的瘴气,对于返虚境、已经能结成内周天的炼气士而言,并不难抵御。
这里最麻烦的,还是瘴气催生出的毒虫毒草,以及随处出没的凶兽毒兽,十分难应对。”
“答非所问!”
酒玖翻了个白眼,对元青骂道:“她问的是为什么有入口,你答的这是什么玩意?”
元青尴尬地一笑,也只能拱拱手。
宇文陵沉声道:“因妖族。”
“不错,就是因为妖族,大块头将军也挺有见识嘛。”
酒玖低头看了眼,控制着大葫芦朝着群山中的一处山谷落去,正色道:
“人族气运汇聚在南赡部洲,北俱芦洲是流放巫族之地;
因上古时,为了撑住即将砸落的天,几位圣人老爷出手将此地一头先天大玄龟的四只脚给剁了,做成了天柱。
玄龟心中愤懑、郁郁而终,其庞大的肉身、浩瀚的法力,化作了北俱芦洲这经年不散的瘴气,你们向西北方向看,那可不是什么雨云。”
几人同时眺望西北,此时他们已经快降到山中,恰好能看到天边那翻涌的灰黑色云雾。
无边无际,浩瀚无边。
酒玖继续道:
“瘴气催生了许多毒虫毒草,让普通生灵不敢靠近,进而也成了众多奇花异果繁衍生息之地,里面有各类各样的凶兽毒兽,便是天仙来了也不敢太过深入。
巫妖大战后呢,巫族残众被流放到了此地,他们去了北俱芦洲极北处,那里冰天雪地,虫兽较少,勉强能够生存,但据说已经是快在灭族的边缘了,确实挺惨。
而那些对巫族怀有恨意的妖族,还有被咱们人族炼气士赶跑的妖族,就都朝着北俱芦洲边境汇聚。
久而久之,这从东向西蔓延了数十万里的狭窄区域,成了妖族最为重要的栖身之地。”
介绍到这里,酒玖看了看几个弟子的表情,发现……除了李长寿之外,都多多少少开始有些紧张。
效果不错,再加把劲。
酒玖啧啧的一笑,沉声道:“你们看周围这重重山岳,其中有不知道多少大妖老妖,有些实力还异常恐怖,专门喜欢吃人族炼气士哟~”
几人顿时更为警惕,李长寿则是淡定地点点头,随后继续眺望下方。
酒玖顿感无趣,指着葫芦下方,面无表情地继续道:
“下面这个镇子,就是咱们人族高手强行开辟而出,进入北俱芦洲的出入口之一,这几千年据说跟妖族那边也是在停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打起来。
等会进了镇子,我带你们去买些避瘴符、解毒丹。
门内虽也有这些,但不知道是谁定下的破规矩,还要带你们来体会体会修士生活,教你们易物换物。
记住,这镇子上空不能乱闯,此地有几位高手坐镇,要对强者始终有一颗敬畏之心,咱们从东南边那个山坡落下,走一段山路过去。”
五位弟子拱手领命,将酒玖仙人的这些告诫记在了心中。
这处城镇总体是在一处山谷中,山谷两旁的悬崖峭壁被凿出了一处处岩洞,也修有许多栈道与木楼。
山谷中堆满了各类建筑,远远看去十分的杂乱;
这里有气派亮堂的殿宇,巍峨耸立的宝塔,但更多的还是些木楼土楼,总体毫无规划,只有一些勉强能通行的狭窄街巷。
当然,炼气士大多都是在半空飞着,也不用走路。
能看出,前往北俱芦洲的修士其实并不算少,此地人来人往,许多木楼土屋的楼顶都炼气士摆摊,能寻到众多北俱芦洲产出的药草和宝材。
这些药草和宝材,大多都跟‘毒’字沾边。
酒玖熟门熟路,催出一朵白云,带着五个弟子和宇文陵在城镇内转了半圈,在几个摊位上左右比对,才让他们几个拿出灵石,买下一些物美价廉的丹药符箓。
嗯?这家伙怎么不动?
酒玖看了眼一直背着手站在自己身后的李长寿,心底一叹,随手将一只荷包甩过自己肩头,砸到了李长寿怀中。
这种荷包是最简单的储物法宝,一般都是用来存储固定份额的灵石。
酒玖吐槽了句:“就知道你师父没太多东西给你,也搞不懂他非要守着那个小峰头干嘛……
解毒丹和避瘴符是必须要准备的,快去买,一个大男人别磨磨唧唧!”
“呃,”李长寿怔了下,抬头看着自己面前这位不喜打扮的师叔,露出几分温和的微笑。
这般微笑,也只有在师父和师妹面前才会显露。
他刚想解释一句,自己把所有东西都提前准备好了,但话还没说出口,一旁又有一只纤手递了过来,手中握着一摞黄纸符,两只胖肚子瓷瓶。
是那个背着大剑、身着火红长裙的少女。
有琴玄雅正扭头看向别处,用尽量淡定地口吻道:
“算是给师兄的赔礼,之前……”
言说中,她手指轻弹,用了一股巧劲,将丹药和符箓直接送到了李长寿手中,随后便转身故作无事地走去了一旁的摊位。
李长寿略感有趣,对着她的背影拱拱手,并未多说什么。
这冰山,绝对名不副实。
天天看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免費閲讀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