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熱門連載仙俠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分享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二十六章 《表象》

酒玖师叔真的是……太完美了。
化作一缕青烟,在那弯弯绕绕的细小缝隙中,朝着下方迅速飘动,李长寿感受着自己路过的一处又一处阵势,心底泛起了些微满足感。
何来‘完美’之说?
酒玖不懂阵法,修为在真仙境、距离天仙境不远,根基扎实、仙力精纯,对自身仙力的掌控力度更是出人意料的强;
最重要的,是能任由自己一个小辈如此驱使!
说驱使也有些过分,李长寿也承认,自己是有‘忽悠’的成分在里面,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也是两厢情愿的美事。
酒玖师叔这次确实帮了自己大忙。
感谢罚酒玖师叔戒酒的赏罚殿长老;
感谢在酒师叔幼年时,把酒师叔扔到酒坛中洗澡的酒乌师伯;
感谢自己在道藏外殿角落书架上找到的那几张残破的羊皮卷,并成功‘试验’出了包括神仙醉、软仙散在内的‘主战’迷药……
这缕青烟下沉了约百丈,停在了一处狭小的岩层缝隙中,李长寿恢复成了人形。
他手中摸出了那只调控阵法的玉牌,手指在上面轻轻滑动了几下,玉牌上的图案出现了少许变化;
与此同时,他面前的岩石宛若水面一般开始荡漾,李长寿迈步进入其中,岩石又顿时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
李长寿毫无阻碍地在这块大石中行走了几步,前方便出现了一扇小木门,推开之后,便进入了一处三丈见方的密室。
拿出控阵玉牌轻轻旋转,外围阵法起了微小的变化,这处地下密室彻底消失在了各处阵法的缝隙中。
无论是从十面八方哪个方向,哪怕是天仙有意搜寻,都无法在不破坏外面阵法的前提下,探知到这处密室的存在……
这,才是建造丹房的主要意义。
男人嘛,终归是要有个秘密空间才行。
密室中放着两只书架,上面堆满了古籍孤卷;
李长寿径直坐在了书桌后,取出了那数十张羊皮仔细看了一阵,又拿出那玉牌握在手中,而后闭上了双眼,心底浮现出了一个复杂的立体构造。
这个立体构造,像是一座他上辈子在城市中常见的大厦,但这座‘大厦’嵌在了小琼峰山体内部。
轻轻舒了口气。
久违了,这种让人心安的隐密感……
“啊,”李长寿嘴角带着少许微笑,“在这里泡澡倒是不错。
玩笑,片刻都不能松懈,继续检查大阵各处布置吧。”
幸亏酒玖师叔修为高深,才能让自己准备了几十年的构想得以实现——
立体复合型组合大阵!
用了两年的时间,借酒玖之手,李长寿将自己对阵法之道的设想,一步步拼了出来;
在酒玖师叔的理解中,她帮李长寿布置了上百个中、小阵法,而这些阵法互相关联,隐隐形成了‘类天然阵势’,将丹房附近方圆三十里内笼罩了起来。
李长寿外加酒玖的组合,相当于这般大阵是一名厉害真仙布置而成,非天仙不可破。
还必须是对阵法之道有一定深度理解的天仙才可破解。
但,酒玖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其三、其四……
主流的阵法,都是以各类宝材、灵石、专门炼制的宝物作为阵基,阵基之间互相连通,引动天地之力运转,就可构成不同效果的大阵。
阵法之道博大精深,李长寿也知自己掌握的阵法不多也不算太高明,更称不起高深二字……
对自己的实力,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认知。
但他脑子中总会有些天马行空的构想,且能够通过反复论证,将这些构想逐一实现。
大概六十七年前,李长寿修行闲暇时钻研度仙门留存的阵法,偶然发现,洪荒主流常见阵法,阵基分布大多都是在一个水平面上;
当时他便想到,若阵基纵向分布又如何?效果应该是一样的才对。
以圆罩形的护山大阵为例,阵基纵向分布,出现的半圆罩也会旋转九十度;
——当然,护山大阵大多都需要引地脉之力,阵基纵向分布也没办法布置。
但非防护类阵法,迷阵、困阵、杀阵,却可随意调转方向。
在这个基础上,如果让阵基斜向分布又如何?
那,几个大阵的阵基纵横交错又如何?
假若,两座大阵一纵一横,共用三分之一的阵基,开启横向大阵的时候,纵向大阵关闭,开启纵向大阵时,横向大阵关闭,如此就能实现‘无干扰切换大阵’!
随着李长寿不断摸索,渐渐解决了阵法之内灵力流通问题,以及不同阵法阵基的‘适用性’问题……
一直到了今日……
小琼峰丹房立体复合大阵项目,就是对自己理论的一次成功实践!
以横向大阵来划分,此地阵法分为三层。
而酒玖知道的只是最上面一层,丹房周遭的阵法,也就是那一百多处困阵和迷阵。
以深入山体百丈为一个阶段,下面还有中层和下层;而中层、下层的核心大阵阵基,也是酒玖帮忙埋下的。
但这般,也只是此地阵基以横向运转时的情形;
这些阵基还藏了不知多少纵向、斜向的方案,其中也蕴含了不少杀阵……
李长寿此时所在的密室,就处于所有阵基的中心;
只有在纵向几座核心大阵启动、横向几座核心大阵逆转时,该密室才会出现在这片岩层之中。
想要抵达此处,哪怕土遁修到大成,没有李长寿手中的玉牌、特殊的控制手法,也只有将小琼峰直接劈开这仅有的办法。
如果小琼峰真有被劈开的一日,估计度仙门已是到了生死时刻,而在那之前,李长寿九成九已经……
咳,与门派共存亡也没什么意义,还是留着有用之躯替师门复仇才是正道!
顺带一提,下层阵基的主要功用,其实是汲取地脉之力。
为了不过多汲取地脉、灵脉之力,进而让其他峰的炼气士发现,或是被门派高层注意到,李长寿主动避开了所有灵脉,直接汲取大地中最多的‘浑浊’之力,而后用巫族流传出来的‘返清阵’过滤灵气。
虽然这样会稍微折损杀阵的威力,但却更为稳妥一些。
且,就算门内有高人注意到了自己在小琼峰布置的众多阵法,只要不开启纵向、斜向方案,也就只是一些困阵迷阵,没有任何违反门规之处。
之前的时候,用普通作为伪装,这属于‘被动伪装’。
因为现在需要炼丹房炼丹,无奈之下只能被迫营业,将‘主动伪装’做到自己当前阶段的极致。
至于今后的发展方向,李长寿也规划好了……
以丹房下方众多阵基为基础,慢慢地向外扩张,将小琼峰打造成一个不引人注意的仙门内部堡垒。
生命只有一次,洪荒如此精彩。
我辈炼气士,当先稳中求长生、问大道,再去领略三千世界锦绣芳华也不迟。
“总算,”李长寿搓了搓手,收起羊皮卷和玉牌,拿出了几只储物宝囊,在其中倒出了几样储物法宝。
北俱芦洲一行的意外收获,等了两年,总算可以进行盘点了!
“先看看宇文陵这个仙人穷成什么样。”
李长寿轻笑了声,拿出两只纸人化作分身,让这两个分身捧着两只储物法宝,去角落中开始慢慢炼融。
半日后,守着丹炉的纸人法力即将耗尽,李长寿也收拾完了战利品,起身离开了密室。
他手中托着一只锦盒,锦盒中放着两只沉睡的‘甲虫’。
若他所料不错,这东西应该就是……
情蛊。
“好东西啊,”李长寿赞叹一声,“可惜暂时也没什么用。
留着吧。
以后要是养的仙禽灵兽没繁殖的冲动,可以用这个东西催化一下,提升点幼崽产量,挽救点珍稀品种。”
……
时间一晃,就到了约定帮忙炼丹的这一日。
酒玖打着哈欠,穿着不知道哪位师姐帮忙清洗干净的麻衣短衫,睡眼朦胧的坐在大葫芦上,朝着小琼峰飘飘忽忽地飞了过来。
身为门内的主力真仙,背后有强大的势力支持,她御空时也没什么拘束,想飞去哪就飞去哪,除了禁地也没什么限制。
“今天是第二十天吧?”
酒玖伴着手指数了数,一时间也有些犯迷糊;
此前因为追求刺激,尝了一口神仙醉‘原液’,结果昏昏沉沉地睡了五六天……
她在向前赶路时也没刻意散开仙识,故也没注意到,下方山林中飘着的一块云雾。
等酒玖抵达小琼峰后,下方那云雾中冒出了两颗脑袋出来,左侧那人正是矮道人酒乌,右侧则是一位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
虽然是少女模样,且面容姣好、曲线玲珑,满满的青春活力,但实际上这二人差不多年纪,都已经两千多岁。
少女道号酒施,乃忘情上人的四徒弟,酒乌的道侣,酒乌经常用三头重瞳蛛蛛丝暗中观察的那位仙子……
酒乌低声道:“咱们这般也不太好吧,这里毕竟是小琼峰。”
“怕啥,不服就跟这儿的峰主打一架!”
少女没好气地反斥了一句,随后便略微眯起那双杏眼,“刚睡醒就往这边跑,肯定有问题。
你见过小玖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我今天倒是要看看,这个齐源师弟到底是生了三头还是长了六臂,尚未成仙竟能让咱们小玖天天来这。”
酒乌顿时苦笑了声,突然挑了下浓短的粗眉,“此地还有阵法?感应不到小玖的气息了。”
“阵法怕什么,谁还没学过一般?”
酒施嘴角一撇,随手抓住酒乌的衣领,二话不说,隐藏身形、气息,化作两团阴影朝小琼峰的山林飞去。
“咱们两个半步天仙,还怕了尚未成仙之人布置的阵法不成?”
uukanshu
仙俠小説推薦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