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熱門玄幻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鑒賞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十五章 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靓仔

“咳!咳咳!”
只是咳嗽了两声,浑身上下传来的疼痛,就让有琴玄雅从昏睡中迅速清醒。
这是……何处?
有琴玄雅有些机警地坐了起来,乌黑的双眸闪耀出浅红色毫光,这阴暗的岩洞在她眼中顿时白昼一般,分毫毕现。
如她这般已经修行到了返虚境四阶的炼气士,暗中视物自不在话下,不必刻意修行什么法术。
最先映入她眼中的,就是岩洞出口处的那块大圆石;圆石应当就是从此地挖出去的,与岩洞的轮廓完全契合,只在周遭留下了一缕缕透光的缝隙。
外面此时应该也是夜晚,光线十分昏暗。
灵识散出,方圆几里只有少许毒兽活动,除却自己之外,再无任何人影。
她,得救了?
心底浮现出几幅画面,是自己被众贼人围攻,苦战之后被擒,在对方准备蛊虫的间隙,得了个机会,撕开了师父赐下的保命符箓,挪移千里。
这般挪移是不确定落点的,本就是十分冒险的举动,好在她掉在了一处大雨滂沱之地,又在雨帘中,看到了那个最近刚认识的同门师兄……
‘他救了我?’
看到了手边不远处放着的两叠符箓,几只瓷瓶,有琴玄雅略微怔了下。
随后,她低头看了眼自身,那本自有些苍白的脸蛋上突然爬满了红晕,轻轻咬了下粉嫩的薄唇。
可惜了,她这般美人极少出现的娇羞神态,此时无人能欣赏。
——李长寿早已溜了不知多久。
有琴玄雅之所以突然这般羞怯,是因她浑身上下十多处被包扎好的伤口;
包扎伤口用的是度仙门弟子都能领到的‘止血蕴气带’——这是一种被诸多汤药侵泡过的洁净麻布。
凭心而论,这包扎的方式相当完美,‘止血蕴气带’内侧还被敷上了疗伤祛毒的灵膏,此时她大部分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只是疼痛未退。
但……
肩窝和左侧肋下的伤口极深,而包扎时是从她胸前路过,此时必须将自己的长裙从双肩处褪下一些……
有琴玄雅突然抬起右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定声道:
“长寿师兄救了我一命,又这般耐心为我疗伤,怎可心底怀疑这位师兄的品性。”
她目光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澄澈,内视自身,气息也已平稳,总体伤势已近痊愈。
显然,气息也是被人调过的。
歪头一看,她在自己刚才躺着的位置,发现了一张叠好的羊皮,刚刚是给她当做枕头用的,上面沾染了少许血迹,似乎写有字迹。
将此物拿起来一看,其上写着一段话语,画着一张简单的地图。
‘同门互助不必多念,此地距乱瘴宝林有两千里远,下方附地图一份,可绕路离开此地。
万事以自身性命为重,侧旁有避瘴符、隐踪符、解毒丹、培元丹。
一言以赠师妹:
人心隔肚皮,不可轻信之。
前路凶险,望自珍重。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靓仔,留。’
有琴玄雅眨眨眼,看着最后一竖行的字眼,有点读不懂其中的语义。
这些字迹在迅速变浅、变淡,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彻底消失不见……
还好下方地图并未用这般特殊手法处理,其上画着的地形和比例都算详尽,还特意标注了有琴玄雅此时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地图上给出的绕行路径,与李长寿此时所走的方向——完全相反。
“这位长寿师兄……真是个细心仁善之人。”
有琴玄雅轻轻皱眉,将羊皮卷放好,面露肃容,小声道:“大恩不言谢,若玄雅此次得活,必倾我所有,回报师兄恩德。”
言罢,她对着羊皮卷做了个道揖,而后将这张地图收了起来。
低头看了眼,自己肩上正贴着避瘴符和隐踪符,此时这两张符箓灵力还充足,倒也不必立刻更换。
收拾起一旁的丹药和符箓,有琴玄雅坐在原地开始调匀气息,将自身状态恢复到最佳。
而她的大剑此刻就躺在角落中,其上的灵光也渐渐开始恢复。
渐渐的,两道身形在她心头浮现……
左侧那人,便是自己所谓的青梅竹马,跟自己一同拜入度仙门中,一旦自己现身便会迅速跟上来的元青。
有琴玄雅很早之前,就觉得这位总是接近自己的同乡同门,似乎是个表里不一之人,故一直与之保持距离。
可她没想到,这人撕下平日里那般伪善的面孔后,竟会是如此恶毒、如此不堪!
这几日发生了什么?
人心隔肚皮,长寿师兄此言当真不虚。
想到这,有琴玄雅惨然一笑,颇感世间薄凉,心中失落与气愤参半。
但心底浮现出的两道身影中,右侧这人……
这身影原本还有些虚淡,此刻却渐渐清晰了些;但也只有一个略微扭头时的侧脸,还有自己印象较深的背影。
这次历练大会之前,玄雅并未见过这位长寿师兄,得知他化神九阶就要来北俱芦洲寻药,也只是心底略微惊讶了下。
让有琴玄雅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这位师兄‘接触女子就会不断抽搐的病症’。
等等!
长寿师兄有这般病症,还强忍着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的痛苦,为自己包扎了十余处伤口!
这是何种舍己为人,这是哪般仁义之人!
脑海中,有琴玄雅自行脑补出了这般画面:
阴暗狭窄的岩洞中,某位师兄浑身颤抖、呼吸混乱,手脚都有些变形,面容无比痛苦,但双目无比坚定地,对她伸出了救援之手……
啪!
有琴玄雅又抬手甩了自己一记耳光。
‘师兄这般忍着剧痛救我,我方才竟还质疑师兄品性。
有琴玄雅,你何时也变成了这般小人……’
她咬着嘴唇,又对着那张羊皮地图做了个道揖。
“若日后有机会报答长寿师兄,不可有半分吝啬、半分犹豫。”
这掷地有声的誓言中,有琴玄雅的目光变得越发坚决,她先收拾起了此地各类物件,又抬手握住了大剑的剑柄。
姿势变作了半跪,染血的裙摆在身周铺开,左手并起剑指、竖在身前,浑身气息开始不断震颤!
活下去。
去揭穿元青的嘴脸,去报答长寿师兄这般真正的仁善之人,去给父王去信,让他小心提防这些忤逆恶贼!
有琴玄雅握住大剑的右手,开始闪耀出火红色的光亮。
“九元蕴灵,千莲固心!”
她低声吟唱,手中大剑绽放出道道火光,其上浮现出道道清晰的纹路,剑身原本的裂痕迅速消失不见。
长发飘舞间,有琴玄雅身周漂浮出了朵朵火莲,映着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照亮了她那双星辰般的眼眸。
“仙在北,人于南,凌天吞云火,四海耀非凡!
火麟剑匣!
开!”
铿锵三声,十里剑鸣!
洞口圆石炸开,一道火红的身影迅速冲出岩洞,身周盘旋着十数把飞剑!
疾驰数十丈后,有琴玄雅隐去身周火光,迅速消失在了瘴气弥漫的黑林之中,朝着西南……
呃,朝着东北方向,奔驰而去!
‘凭直觉判断,这边应该是往西南方向没错,只要按照长寿师兄留下的地图绕路,自己必可躲开那些恶贼。
一定!
要活着回去!’
……
与此同时,自有琴玄雅藏身岩洞向北六百里。
李长寿爬伏在一座山崖上,仔细寻找着一处处充斥着瘴气的岩缝。
又忙活了半日,李长寿只能摇摇头,从此地飘然离开。
如此一来,在古籍中记载生长有仙解草的这片区域,确定是没有收获了……
李长寿找了个空旷之地盘腿坐下来,手中捏着一把匕首,在地上画出了自己搜索过的所有区域,而后沉思了一阵。
向北再找两三日吧。
费了这么大劲找不到仙解草,心底总归是有些不太甘心,毕竟自己为了这次‘北洲探寻计划’准备了这么久……
“继续努力!”
拍拍膝盖,李长寿起身朝着北方而去,在夜色中只留下道道残影。
许是昨日一场大雨的缘故,这片区域的瘴气云出现了少许缝隙,一缕月光恰逢其会,落在了李长寿的前路上。
李长寿心底也泛起了一丝丝文青病,找好位置和掩体,站在月光中眺望了几眼月色。
啊,这月真长……
咳,这形状真白……
嗯,这月芽又圆又大……
毒雾涌来,来之不易的月光顿时被掐断。
“哥这是到年纪了?”
李长寿挑挑眉,摇头轻笑了声,身形前倾、疾驰而去,与夜色完美相融。
道侣什么的,那可是比师妹这种生物更可怕的存在,简直就是一个不稳定的因果核弹……
惹不起,不敢想。
而且相比于有琴玄雅这种容貌独一档但身份太复杂的同代炼气士,李长寿反倒是觉得……
酒玖师叔这种已经挺强的女仙人更有安全感。
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閲讀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