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熱門小説《捡个校花做老婆》推薦

uu 看書
色情小说
撿個校花做老婆免費閲讀




小說主人公是羅峰君憐夢的小說叫做《撿個校花做老婆》,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梁少所編寫的都市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但是,柳眉很快便發現,什麽是囂張的資本。眼前這壹個謎壹般的男人,簡直強大得超乎了她的認知。在他的面前,這個這個所謂的跆拳道黑帶,簡直是不值壹提,從外面到倉庫內側,壹路過來,他仿佛對這裏的壹切都了如指掌...



羅峰:華夏第壹戰兵,紫荊中學最牛插班生;
千依嵐:美貌與智慧並重的傲嬌女俠,第壹校花;
宋黛瀅:妖嬈動人,性感校花;
鄭薇:勇敢追求愛情,性格文靜的溫柔校花;
柳眉:神秘色彩濃厚的絕色校花;
君大美女:與羅峰同居。


第四章 頭,對不起
在英雄後面,往往會加上末路兩個字。∽↗∽↗∽↗∽↗

羅峯雖說沒有走到末日的地步,可還是被武警槍口指着帶上了警車。在鄭薇和柳眉二女的極力維護下,羅峯沒有被戴上手銬。

警車開動,羅峯的身旁兩名武警眼神一直保持着極高警惕地看着羅峯。

在他們的眼中,羅峯彷彿就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如果二女所說屬實的話,就是這個傢伙單槍匹馬地闖進去,五分鐘之內解決了二十個綁匪,甚至連人質都沒有驚動-――

“你們-――放鬆點好吧。”羅峯看着兩人,這時依然還笑得出來,“現在應該感到緊張的人是我,不是麼?”

車內的武警沒有回答羅峯,羅峯自討沒趣,只有閉嘴不言了。

這一場綁架案,驚動了整個武警大隊!

接到了報警後,武警大隊幾乎可以說是上下出動。

因爲被綁架的人,是羊城最出名的慈善家鄭海天的獨生女。

就連這幾棟武警大隊的宿舍樓,都是鄭海天出資建造,武警大隊怎麼可能對她的女兒被綁架而不上心。鄭海天,在羊城可以說是一個傳奇人物,崛起於八十年代,一開始是小販出生,後來一步步上爬,如今是羊城零售行業最大的巨頭之一!

鄭薇剛一下車,一名衣着雍容華貴的婦女眼眶泛紅地走了過來,“薇薇-――”

“媽。”鄭薇跑了上去,投入婦女的懷抱,眼淚再次止不住地流下,對一個高三女生來講,今晚所發生的事情,對她的衝擊實在太大,此時看到母親,自然不禁再度流淚。

這時邵駿華也已經下車,走到了一名身穿着名貴西裝的中年男子的面前,沉聲地說着情況。這一名看起來相貌常常的中年男子,正是鄭海天!

很快,羅峯所在的車子抵達,在武警的戒備之下,直接將他帶了進去。∈♀

“薇薇。”一旁的柳眉當即提醒鄭薇。

鄭薇也看到了,指着羅峯的背影,連忙聲音急切地說道,“媽,就是他救了我,我們不能讓他被含冤無故地抓進去審訊啊――”

“對,那不是英雄該有的待遇。”柳眉也緊接着開口。

此時,鄭海天已經往這邊走來,一擺手,“先回家吧。”

“海哥。”鄭薇母親將她的話轉達了一遍。

鄭海天眼眸瞥了一眼羅峯背影離去的方向,擺手一笑,“沒什麼,正常錄個口供而已,他們不會爲難他的。”

聞言,二女方纔鬆了一口氣,轉身上了車,沒有注意到,鄭海天的眼眸閃過了一抹厲色。

“三更半夜,如此巧合地出現,輕易從二十個綁匪中救出薇薇-――這也未免,過於巧合了。”鄭海天目光露出狠色,“不管是誰,敢對我女兒下手,準備付出百倍代價吧!”

如果羅峯知道鄭海天的想法,恐怕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偶遇柳眉是巧合,救出鄭薇,是實力!

可是,羅峯非但沒有享受到英雄的待遇,此時還直接被帶到了審訊室,黑暗的審訊室內,熾烈的燈光直接投向了羅峯的臉龐,羅峯視線立即眯起,才剛剛進入審訊室坐下這椅子之後,他的雙手雙腳便被銬了起來。

審訊室安靜無比,只有一束燈光直射過來。

氣息寂靜得可怕。

等待片刻,沒有人進來。

“竟然還跟我玩起了心理戰術?”羅峯冷笑,從邵駿華的出現到現在,他遭受的是如同犯人般的待遇,佛也有怒!羅峯輕哼了一聲,直接雙眼閉起,閉目養神了起來。

隔壁的一處房間,監控錄像一直注視着羅峯。

“這傢伙確實不簡單,心理素質也是一流。”邵駿華神色冰冷,“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一個普通的出租車司機。我有直覺,他一定與這場綁架案有關。”

“綁匪在送去醫院的途中都醒過來了,但是都不知道有這個人的存在。”一旁的一名警員開口。

“看來,心理戰,對他來講沒有用。”邵駿華直接走了出去,邁步走向審訊室,大門打開,邵駿華的身影站在了羅峯的面前,遮擋住那一束燈光。

“姓名。”邵駿華居高臨下,淡淡聲地開口。

他雖然只有二十多歲,卻已經是武警大隊的一名隊長,從警校畢業,邵駿華的成績可是極其的優異。在他管轄的區域內,邵駿華的名,可是一塊招牌!

不知多少匪徒栽在了他的手中。

一進來,便是氣勢的壓迫,站在了羅峯的面前。

羅峯眼眸輕閉着,一言不發。

邵駿華視線當即冷眯了起來,“還使性子了?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啊!”最後的一喝,聲音如雷,響徹震盪着整個審訊室,就連在一旁坐着做筆錄的警員,這時都不禁的嚇了一跳。

可羅峯身軀絲毫不爲所動。

邵駿華的眼眸抹過一陣怒色,同時也冷笑了下。

他見過太多的‘刺頭’,很多所謂的大人物,在剛開始審訊的時候,都極其囂張跋扈,可最後還不是得乖乖地低頭。

“在這裏,你的腦袋再高傲,也得給我低下。”

邵駿華盯着羅峯,一字一頓地開口。

羅峯睜開了眼睛,嘴裏吐出了一個字,“滾!”

話音落下,邵駿華瞳孔猛然睜大,半響,怒極反笑了起來,“好,非常好――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夠囂張到什麼時候。”

此時,審訊室的大門推開――

一名警員快步走來,“邵隊,大隊長來了。”

聞言,邵駿華一怔,面容旋即流露出冷笑,“竟然連大隊長都驚動了,哼!以大隊長的暴脾氣――”邵駿華非常期待。

很快,審訊室外便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音。

幾道身影邁步走來,爲首的一人身材高大,身軀筆直,國字臉,面容剛毅無比。此刻的神色低沉着,武警大隊的大隊長,彭威!

邵駿華迎步走上來,敬了一禮。

“查得怎麼樣?”彭威直接開口問道。

邵駿華沉聲說道,“還沒有,那小子的嘴硬得很,始終不肯開口。”

聞言,彭威的目光看了過去,這時候,羅峯也剛好轉臉看了過來-――

彭威瞳孔一震,面色微變了一下。

“大隊長――”邵駿華還準備開口,彭威直接一擺手,沉聲道,“你們都出去。還有,把監控錄像關掉。”

邵駿華愣了下,面容頓時流露出心領神會的表情。

這種是審訊的‘必要’手段,看來,大隊長是準動‘私刑’了!

“是!”邵駿華扭頭,幸災樂禍地看了一眼羅峯,英雄救美?這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砰!

審訊室的大門關閉,很快,牆角的攝像光點也消失不見。

彭威邁步走上去。

羅峯擡眼看着他,似笑非笑地開口,“彭大隊長,好威風啊――”

彭威面容露出了一陣苦笑,大步走上將羅峯的手銬腳銬全部解開,然後站直了身軀,神色肅然地行了一個軍禮,“頭,對不起!”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