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熱門仙俠小説 《牧神記》 熱推

天天看小説
牧神記小説




大墟的祖训说,天黑,别出门。
  大墟残老村的老弱病残们从江边捡到了一个婴儿,取名秦牧,含辛茹苦将他养大。这一天夜幕降临,黑暗笼罩大墟,秦牧走出了家门……
  做个春风中荡漾的反派吧!
  瞎子对他说。
  秦牧的反派之路,正在崛起!!



第八十七章 陷阱

秦牧喃喃道:“月亮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艘船应该便是月亮船,与太阳船有着相似之处。月亮船四周一片死寂,看不到任何人影,这艘船倒伏在群山之间,大半个残月挂在空中一动不动,距离最近的城池还有百余里。
而秦牧胸前的玉佩飘起的方向,就是那艘月亮船的方向。
大墟地理图中的两艘神秘的船,太阳船和月亮船,太阳船秦牧和村长都已经见过,月亮船他们还未曾见过。
这艘月亮船并不比太阳船小,太阳船是一座长了腿脚的大火山,有着一座座喷火的山峰,岩浆滚滚,而月亮船则是通体银灰色,匍匐在那里如同一只长了三条腿的银色蛤蟆,确切的说是一只背着一艘船的蛤蟆匍匐在群山之间。
这艘月亮船如有生命一般,山体在缓缓的一起一伏,似乎是在呼吸。不过船体已经破破烂***太阳船的状况要糟糕很多。
太阳船在大墟出没,回归太阳井,而月亮船怎么会出现在死者生界,没有回归月亮井?
“无忧乡,指的是酆都,还是月亮船?”秦牧喃喃道。
“无忧乡,何谓无忧?死后自然无忧,难道无忧乡指的是酆都,死者生界?”
村长压下心头的震惊,道:“不过无忧乡也有可能是指月亮船,月亮船破开黑暗,生活在上面的人们安居乐业,无忧无虑……你不是说,太阳守告诉你无忧乡在黑夜中出现,但是不知道它会出现在何处,说明无忧乡是在移动之中。倘若是这样的话,无忧乡应该是这月亮船的笼罩范围,这样就可以解释了。月亮出现在夜晚,因此月亮船在夜晚活动。月亮船带着无忧乡出没在夜间,这艘船不断移动,因此无忧乡也在不断移动,没有定所。牧儿……”
他顿了顿,道:“这只是我的推测,如果推测属实,你有可能是一个牧月者。”
“我是牧月者?”秦牧微微一怔,不解其意。
“倘若你是出生在无忧乡,那么你便可能是牧月者的后代。”
村长笑道:“你不是说你在镶龙城的龙柱上,见到了一个女子向你探出手,试图和你的手掌相对吗?我觉得那个女子,有可能就是你的亲人,甚至有可能就是你的……”
他没有说下去,秦牧明白他的意思,甚至有可能就是他的母亲!
当时,月亮船一定是带着无忧乡也来到了镶龙城的附近,太阳船是白天来的,而月亮船则是在晚上出现。那个女子一定是发现了秦牧,发现了他脖子上的玉佩,所以想要和他相认!
不过,这里如此残破,荒凉,还有牧月者生活在这里吗?
而且,为何月亮船会出现在死者生界?
突然,悠悠的歌声从月亮船上传来,凄凄切切,低沉婉转,像是一个母亲在思念自己远去的孩子。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
“我心悲伤,莫知我哀……”
……
秦牧听了,只觉有泪水涌出的冲动,只是他现在身体没有血肉,无泪可流。
那艘巨大的月亮船中传来的歌飘渺不定,有着几分的寂寞,几分的悲愁,对孩子的思念变成了低沉的音律。
他向月亮船看去,灰雾中有一个女子站在月亮船的船头,风姿卓卓,遥遥向这边看来。
他们的目光似乎隔空相遇,目光中有着无尽的思念。
秦牧想要闭上眼睛,却无法闭上,沉默片刻,这才向村长道:“村长,我们回去吧。”
村长微微一怔,低声道:“你不上去相认吗?”
秦牧摇头,木然道:“她不是我的亲人,这里也不是无忧乡。”
村长心头微震:“瞎子给你开了神眼九重天,你看到了什么?”
他虽然强大,但是在眼睛上瞎子便要比他强了许多,瞎子为秦牧开神眼九重天,秦牧能够看到的东西,他未必能够看到。
“我看到的不是女子,是一尊魔神。”
秦牧的目光落在那月亮船上的女子身上,看到的不是一个思念自己孩子的母亲,而是黑气弥漫,黑光遍体,背后长着圆盘状骨刺的恐怖狰狞的魔神!
那尊魔神正在柔声歌唱,似乎在引诱他到跟前去!
这不是认亲的场面,而是一场骗局。从镶龙城龙柱上秦牧的胸前玉佩亮起的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目的就是为了引诱秦牧,让秦牧进入这里!
“好家伙,连我这个老江湖也险些着了道!”
村长长长吸了口气,神光绽放,带着秦牧飞速向后飘去,而月亮船上那女子突然狂发乱舞,从船头凌空飘起向这边疯狂飞来!
那女子人在半空,陀螺般旋转,身体越来越大,面目越来越狰狞,终于挣脱皮囊束缚,现出真身,却是一尊长着八条长长的腿脚,双头五尾的魔神!
她的腿脚像是人的胳膊,脚也是手掌模样,在半空中奔行飞快,呼啸追来!
“呗玛达咧(宅猪按:梵语,莲花度化的意思)!”
村长前方,一朵朵莲花绽放,将天空铺满,大地也被铺满,一尊尊魔佛的虚影坐于花中,各自抬起手掌,向村长印去!
这些魔佛都是虚影,但却仿佛从虚化实,有了真正的形体一般,每一尊魔佛的招式都不一样,从四面八方向村长和秦牧攻去。
佛乃神圣,而这尊魔却将魔的神通炼成了魔佛,可谓是叛经离道。
村长面色不变,依旧从容,指间一道剑光飞出,在一朵朵莲花间咻咻闪烁不定,剑光太快,以秦牧的目力竟然也无法捕捉,只能看到雪亮的光线将所有的莲花和魔佛都绕了起来。
下一刻,一朵朵莲花粉碎,魔佛身首异处,接着嘭嘭炸开,化作澎湃的魔元气四下冲击。
“萨波罗蜜(宅猪按:创造彼岸的意思)!”
那尊魔神扑来,话音刚落,村长背后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飞速旋转,像是一个怪兽满布利齿的口腔,有无数锋利的刀刃在漩涡中旋转,而在漩涡之中有一条长长的虹桥,虹桥在飞速流动,向漩涡内部流去。
村长和秦牧顿时被漩涡拉住,虹桥将两人向漩涡内部拉去,无数利刃从四面八方袭来,旋转切割。
而漩涡的尽头仿佛是一个极乐世界,鸟语花香,看起来一片祥和。但是显然那里才是这尊魔神的杀招核心!
“牧儿,站在我的头发上!”
村长爆喝一声,发丝暴涨,根根发丝如同一根根粗大无比的柱子,沿着虹桥向漩涡外穿去。秦牧落在其中一道发丝上,站在那里,只觉脚下的这根发丝在飞速膨胀,越来越粗大,越来越长,即将穿出漩涡。
而其他头发则如同狂蛇乱舞,铮铮铮将漩涡四周切来的刀刃绞断,无数碎刃哗啦啦落下,被漩涡滚滚的洪流碾压成齑粉!
秦牧抬头看去,只见那尊魔神巨大而狰狞的面孔出现在漩涡的入口处,眼中闪烁着狡狯的光芒,张开大口,等着村长将他送到口中。
就在此时,村长其他发丝嗤嗤作响,钻入那尊魔神口中,用力一拉,将这尊魔神生生扯入漩涡之中。
“牧儿,速去船坞,登船离开!快走!”
那根发丝轻轻一弹,将秦牧弹出漩涡,接着漩涡轰隆一声封闭起来,村长和那尊狰狞魔神消失不见。
秦牧身体从空中坠落,距离地面极高,若是直接摔下去,必死无疑!
他连忙张口吸气,一口气吹出,前方顿时被他吹出一片狂风,秦牧脚步飞速点动,踩着风尖儿,减缓自己跌落的速度。
他连吹几口气,这才落地。这里还是无忧乡,灰雾弥漫,但是黑暗却没有侵占这里,对他来说是个安全的地方。
突然,他头顶的天空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四条又粗又长的手臂从漩涡中探出来,扒住天空,那尊狰狞魔神探出脑袋,正试图爬出漩涡。
她仿佛被什么东西扯住了腿脚,嗖的一声又被扯回漩涡之中。
“天魔众!”
漩涡中传来一声怒吼,那魔神被扯回漩涡的一刹那,秦牧看到一个个黑点从漩涡中喷出。
“牧儿快走!”
漩涡中传来村长的声音:“你先走,我会追上你!快,惊动了那些城池中的魔神,你便走不……”
漩涡消失,将村长的声音截断。
空中,那些黑点流星般落地,砸得大地震动不已,接着灰雾涌来,越来越浓,黑点落地之后便被雾气笼罩,看不清里面到底有什么。
很快雾气蔓延到秦牧这里,将少年淹没,灰雾中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咚,咚,像是一块块巨石压在心上。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