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熱門仙俠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熱推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三十一章 龙宫之邀

场面一度很尴尬。
李长寿和蓝灵娥十分默契,齐齐仰头看天状……
苍龙在护山大阵之外盘旋,那片灰云不断翻涌;
天仙级的威压透过护山大阵笼罩度仙门各处,各峰上空出现了道道身影,都是被这般震动惊起的度仙门仙人。
突然间,数道流光从破天峰处掠起,直接飞出护山大阵,化作四道身影,在空中眺望云端。
最前方一男仙身着青白长衫,凭空负手而立,身形修长、挺如松柏,鬓前两缕白发,面容十分酷冷。
他一现身,空中落下的威压顿时消失,那条苍龙立刻飞入云中,不敢再靠近护山大阵……
这还是,李长寿第一次见到忘情上人。
——不错,这两鬓白发的帅大叔就是酒字九仙的师父,度仙门天仙,道号忘情。
在忘情上人身后,有一名老道手持拂尘、面含微笑,一名老妪拄着木杖,也是嘴角含笑;
此外还有一位身着霓裳的美丽仙子,只是谁都看不清她被薄雾笼罩的身形。
那赤鳞苍龙在云中吼道:“尔等,便是度仙门主事之人?”
忘情上人头都不抬,那平淡的嗓音顿时传遍大阵内外:
“贫道也不过门内一散人罢了,度仙门还轮不到贫道主事。
只是觉得你这小龙太过无礼,特意出来教训你一番。”
“大胆!”
赤龙在云中怒吼一声,漫天灰云突然收敛大半,一只龙爪蕴起怒雷天火,对忘情上人当头砸来!
那龙爪迎风便涨,霎时涨大到数百丈直径,忽而已是遮天蔽日,作势要将度仙门护山大阵与破天峰一并击碎!
见到这一幕,不少弟子都是屏息提气,修为高些的门人也面露忧色。
而李长寿身旁的蓝灵娥,更是下意识抓紧了师兄的胳膊,她修为太低,此时又被龙威所摄,心底满是不安。
李长寿及时放出一缕气息包裹住自己师妹,替她分担这般压力,免得她遭了心魔。
突然间!
那遮云蔽日、如山岳一般的龙爪,在护山大阵上方,毫无征兆地顿住……
龙爪带出的劲风,正吹得护山大阵那薄润丝滑的阵壁光芒轻闪;
但这只庞大的龙爪,就这般诡异的顿在空中,再无法落下分寸!
李长寿双目运起法力,定睛一瞧,却见忘情上人正左臂高举,左手并起剑指,指尖正点在这庞大龙爪的一寸硬皮之上!
仅仅一指,便托住了巨山一般的龙爪!
忘情上人的长发在风中乱舞,衣袍猎猎作响。
“哼!”
一声冷哼响彻方圆千里!
忘情上人左臂轻震,山岳一般的龙爪瞬间崩碎,炸成漫天云雾!
那条苍龙在翻涌的云雾中再次现身,却被一股无形的劲力包裹,庞大的龙躯不断扭曲挣扎,被甩去九天云霄……
片刻后,苍龙怒气冲冲地自高空回返,发出一声满含愤怒的龙吟。
忘情上人略微抬头看去,目中有杀意隐现;
这苍龙瞬间停下龙吟,龙躯周遭闪耀出浓烈赤光,直接化作了一名龙首人身、身穿战甲的魁梧壮汉,面色又惊又怒。
忘情上人冷然道:“刚修成天仙,就敢来我度仙门撒野,活腻了不成。”
这龙首人身的壮汉怒吼一声,却是不敢再贸然出手,而是在空中喝骂:“好个度仙门,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乃东海龙宫特使,龙宫水军大先锋!
尔等竟如此无礼,我定禀明龙王,不日点齐兵马,踏平你这小小山门!”
忘情上人身后的那位老道顿时笑道:“龙宫竟如此硬气,难得,难得。
只是,想拿我们度仙门立威,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好歹我度仙门也是人教一脉,得人教气运庇护,东海龙宫不思静守东海,补全自身气运功德,竟还如此纵容恶龙四处挑事,尊驾更是二话不说就拍我度仙门护山大阵。
莫非,你这位大先锋,是有意想挑起我人族炼气士与你们龙族的战端?”
“你!”
龙首壮汉顿时一阵瞪眼,却是不敢胡乱接话。
今时不同往日,巫妖大战时人族尚且弱小,而今人族却是天地主角,繁盛之景更远胜上古巫妖;
莫说人族炼气士对龙族群起而攻之,便是东胜神州上的仙门出手,再请动一两位三教大能,都够他们四海龙宫喝一壶。
这条赤龙此时,却是有些骑虎难下。
度仙门外出的那名老妪却及时站了出来,笑着打了个圆场,说了两句漂亮话,给了这条赤龙一个台阶下。
这赤龙也借坡下驴,板着脸说明来意……
“你度仙门前些时日来我东海除妖,门内弟子却误伤了我龙族正培育的兵将!
但我家龙王不愿与你们多见识,三年之后,于东海之滨召开荡妖大会,邀东胜神州各仙门齐聚,约下今后荡妖之事。
我东海龙宫珍宝遍地,届时将会重赏在大会上表现出色的人族子弟。
这是请柬,休得缺席!
哼!”
言罢,这龙首壮汉甩下一张金光闪闪的请柬,转身化作苍龙,在云中呼啸而去。
那老妪将请柬收了,喊了句:“大先锋慢走,我等就不远送了。”
顿时,度仙门各处满是调侃龙族龙宫的笑语。
外出这四位门内长老应该是之前商量好了,忘情上人扮黑脸,那老道出言威胁,这老妪伴个白脸。
三位天仙一台戏,把龙宫这跋扈将军安排的妥妥当当。
那条赤龙本想给度仙门一个下马威,反倒自己狼狈不堪,狠话都不敢丢,灰溜溜地驾云而去……
云从龙,风从虎,看苍龙遨游天际,倒也是难得的景观。
“师兄,”蓝灵娥小声问,“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李长寿轻轻摇头,传声道:“这只能说是高手,算不上强者……”
而后,这对师兄妹想起了前事,同时低头看去。
那法爷鸟笼旁,齐源老道正悄悄地关上木门,准备从侧旁开溜……
蓝灵娥继续仰头看天,假装没发现师父;
李长寿则是闭目凝思,一幅观了高手对决偶有所得的模样。
齐源如何不知,这是两个徒弟在照顾他面皮?
这老道皱巴巴的额头挂着几道黑线,那张老脸垮了下来,嘴唇动了一阵,却是能没出声。
“咳,嗯咳!
都不准笑!
为师这也是第一次渡劫,没个经验!
为师先……先回去继续闭关了!”
言罢,齐源转身掩面而走,驾云飞得那叫一个迅速。
那对师兄妹就在原地忍着,一直到齐源老道回了草屋开启了几重小阵,这才各自笑出声来。
这乌龙,权当渡劫演练了。
还好没惊动其他峰的仙人弟子前来观礼,也因那赤龙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不然齐源道长现在……
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
没有突然渡劫,这其实也是好事。
事后,李长寿有点担心自己给师父的‘宝药’,会不会被师父拿出来检查;
不过转念一想,估计师父就算拿出来看了,也认不出那是融仙丹吧。
齐源并不通丹药,专修阵法。
入门千年修行至今,齐源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提升自己修为上,可因道基受损,这一路走的颇为艰难。
齐源面对天劫希望渺茫的根源,其实就在于道基损伤;
而帮师父修补道基,就是李长寿的助师渡劫第三套方案。
可第三套方案,看似治根治本,但实际上是最凶险、最艰难的一条路……
师父的道基受损,源自早年的一次负伤;
负伤的具体缘由,李长寿问过师父几次,但师父从未正面回答过,只是说修行出了差错。
那次负伤后,门内前辈用了大量丹药,将齐源性命保住;
小琼峰当时只有齐源道长一人,李长寿的师爷九百年前出山游历去了,一去就再未回返。
在修补道基的过程中,门内给了齐源很多疗伤丹药,却缺了一些珍贵的天财地宝;
而道基勉强被稳住后,齐源又经过了数百年的修行,看似将自己的道伤‘痊愈’,但自身道基已是大损,伤到的根本却再难补充。
就如树长歪了,又在长歪的方向上不断生长,最后长成了……
老歪脖子树。
齐源道长的道伤,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
想帮师父填补道基,就要废掉师父这几百年辛苦积攒的修为,并用巧力将师父愈合的道伤再次撕开,用天材地宝填充道伤。
这过程不仅无比凶险,更是会让齐源道长十分痛苦,且天财地宝同样难寻,最后也不一定能够修补好道伤……
所以,李长寿才会优先选择第一套方案与第二套方案,将第三套方案和备选的六套方案封了起来,看情况再用。
乌龙事件过后,齐源道长闭关了两个月。
两个月后,齐源想出来重振师父的威严,详细解答李长寿之前提问的几个问题;
但没想到李长寿早有准备,听了师父给的解释后,又提出了新的问题,齐源又被李长寿的新问题给问住,再次回了草屋闭关,继续完善自身之道……
这段时间,李长寿又琢磨了几样渡劫可能会用上的工具。
师父这次出来,李长寿已经能感觉到,师父身周出现了一缕缕晦涩的气息波动。
这是已经被天道锁定,即将渡劫的征兆。
最迟不过两年,师父定会开始闯天劫;而自己,此时却完全帮不上什么了。
渡劫毕竟只是自身之事,旁人很难有所作为。
……
于是,一年又九个月后。
齐源道长的天劫如同刚出阁的老姑娘那般,一羞二怯、扭扭捏捏,却又在关键时刻生猛来袭……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仙俠小説推薦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