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火熱連載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分享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二十章 有些坑是跳不过去的

“长寿!玄雅!”
“长寿!哎呀!你怎么跑这凶险的地方来了!”
站在岩洞前,李长寿看着从云上冲下来的两道身影,禁不住露出了少许微笑。
也是出乎他意料,自家师父竟然一同寻来了……
虽然看到自己的老师父神情激动,并抓出了那把熟悉的拂尘,看样子又要对他臀部进行一顿慈祥的抽打,但李长寿心底总归也有些暖暖的……
当着门内长辈的面,李长寿准备不闪躲,任由师父打两下消消气。
反正也伤不到。
酒玖与齐源老道一同从云上跳下来,本来酒玖是想先到李长寿面前看看他少没少零件,但又想到齐源道长也在,就径直冲向了有琴玄雅。
看师父举着拂尘要打,李长寿摆出苦瓜脸闭目承受,但拂尘只是轻轻摔在了他肩上,并没有什么力道。
就听齐源道长骂道:
“你怎么就跑这凶恶的北洲来了!
要不是灵娥把为师喊醒,你就是在这没了,为师都不知去哪收拾你尸骸!”
“师父,弟子突然静极思动,未提前禀告师父,还请师父恕罪。”
李长寿规规矩矩地低头应答,视线余光撇到一旁……
酒玖一把抱起了有琴玄雅,在那原地打转,笑得像是个孩童一般;有琴玄雅脸蛋微红,连声喊着‘师叔’,却也没办法挣脱。
裙摆飘摇,青丝散落,这场【二人转】也相当好看。
就是,两人正面对决、互相碰撞,无论是从规模判定,还是从碰撞时透过衣衫呈现出的波动来进行评判,有琴玄雅虽然也很优秀,但明显输给了酒玖师叔……
客观来说,有琴玄雅胜在身段比例完美、线条无可挑剔,比起有琴玄雅,酒师叔个头上有点小不足,脸蛋也稍圆,两人的风格可谓天差地别。
李长寿只是一瞥就收回了目光,老老实实听师父在那滔滔不绝地教训……
刚才的这种情况,纯粹是前世做了许多年绅士,习惯性的,根据自己审美点评了下。
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反倒是,李长寿此时更关注那位矮道人的动作……
酒乌提着那名刚被打昏过去的老道,落在了几人身前。
见李长寿和有琴玄雅没事,这位矮道人不动声色,轻轻震了下手腕,他手中提着的老道浑身抽搐了几下,而后气息瞬间溃散。
若李长寿没看错,这个老道的元神刚刚被直接震碎……
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酒乌将这元仙老道的尸身扔到了一旁的林中,含笑看着这边师徒团聚。
这也是个狠人,杀人如捏虫子一般。
李长寿缩在袖子中的手指掐指推算,心底泛起了一条条平日里听到的,有关这位矮道长的传闻,做了个简单的归纳:
【酒乌,酒玖师叔的五师兄,度仙门大佬忘情上人的亲传弟子,入门修行两千余年,修为在真仙境巅峰,半步天仙。
其性情如顽童一般,喜欢与人打趣,但实际上足智多谋,颇有城府,对门派忠心耿耿,经常外出处理各种事务,门内门外交友甚广;
喜好酿酒、炼丹,弱点不明显。】
李长寿很快得出结论——这种人物,自己不必刻意结交,只要做好度仙门弟子的本分就够了。
一旁,酒玖总算松开了有琴玄雅,在那仰头感慨,自己酒钱总算保住了大半。
有琴玄雅听齐源道长正数落李长寿:
“你说说你,化神境就往这里跑,你这不是给旁人拖后腿吗?”
“齐源师叔!”
有琴玄雅立刻出声,正色道,“长寿师兄他并未累谁,相反,弟子几次都蒙师兄相助……”
“就是,弟子可没拖后腿,也帮了不少忙。”
李长寿淡定地截住了有琴玄雅的话头,脸上露出了少许得意的神色,笑道:“师父你还不知,弟子正是因为在此地历练,突破到了返虚境。”
言说中,李长寿露出了气息,返虚一阶。
气息还有那么一丢丢的不稳,完全符合刚突破时的模样。
有琴玄雅心底顿时有点范懵。
师兄怎么……
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此前的沉稳,突然换成了此时的略显轻浮。
李长寿对她眨了下眼,有琴玄雅略微怔了下,顿时想起了李长寿此前的叮嘱。
她轻轻抿了下小嘴,竟不知道自己该继续说些什么。
“长寿你突破了?”
齐源道长顿时激动了下,仔细感受着李长寿的气息,顿时露出了笑意,双目都明亮了许多。
但齐源道长的笑意还没绽放,就立刻板下脸来,训斥道:“修了一百年才参悟了返虚境,还这般得意忘形!
你瞧瞧人玄雅!
她还是你师妹,人家现在都已经返虚四阶了!”
李长寿有点无奈的讪笑着,似乎被师父训地有些郁闷……
实际上心底丝毫没有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一百年突破到返虚境很不错了,也是上等资质嘛,”酒乌在旁笑道,“齐源师弟,我家那二师兄两百年才悟透返虚之境,而后厚积薄发,用了不过二十年就已渡劫成仙。
修行之事全在缘法上,不要这么苛责弟子嘛。
对了玄雅,你可知元青的下落?”
有琴玄雅俏脸一沉,向后退了两步,背着大剑单膝跪地,拱手、低头,定声道:
“元青已死,死于弟子之手,请师伯责罚!”
酒乌眉头一皱,问道:“你亲手杀了他?”
“是,四剑穿心,破了他元魂,”有琴玄雅低头道,“此事是弟子一人所为,与长寿师兄无关,长寿师兄只是用地遁术带弟子逃得了性命。
弟子愿领门内一切责罚!”
酒乌皱着眉一阵沉吟。
酒玖两步跳到李长寿身侧,本想用胳膊肘撞一下李长寿,但动作又及时停住,并未触碰到李长寿的手臂。
“哎,这是怎么回事?”酒玖小声问着。
李长寿摇摇头,并未回答。
反倒是酒乌闻言看了过来,这位矮道人目光仿若两把利箭,仿佛要将李长寿的双眼戳破一般。
酒乌沉声问:“长寿师侄,你不为玄雅辩解几句吗?”
“弟子并不知具体实情,”李长寿如此答着,目光坦然与酒乌对视。
“你倒是颇为稳重,”酒乌叹道,“其实,来时我已搜过了刚才那元仙的魂魄,知晓了此事大概经过。
元青起歹念在先,又将俗世王权之争带入度仙门,这本就是不可饶恕之罪责。
但玄雅师侄,弑杀同门乃是大罪,无论哪般理由,这都是难逃的罪责……”
酒玖没好气地骂了句:“这破规矩改了不就行了?元青先动的手吧?玄雅是反击的吧!”
有琴玄雅抿着嘴唇,并未多言。
李长寿见状,在旁咳了声,“酒乌师伯,不如我们先离开此地,与其他几位师叔师伯汇合了,再让有琴师妹将此事完完本本的说一遍。
有琴师妹只要据实相告,门内应当能谅解。”
后半句话其实是说给有琴玄雅听的,此时有琴玄雅也看向了李长寿,那双眸子中带着几分无奈和苦涩。
李长寿心底一叹,露出了少许微笑,对她轻轻点了下头。
就当,是给她点鼓励吧。
酒乌道:“就依长寿师侄所言,先去找他们汇合吧。”
言罢,酒乌忍不住挠了挠头,也在思索如何能让有琴玄雅免受责罚;
但又想到了元青师父也在此地,也是有些犯了难。
这位矮道人做了一朵白云,让他们各自上来,又叮嘱有琴玄雅跟在自己身后,有暂时看管之意。
李长寿跟在师父身旁,几人一同踏上白云,盘腿坐下;
齐源老道此时明显换了一副精神面貌,来时如丧考妣,离开时春风得意。
他,也是一名返虚境弟子的师父了……
白云还未升起,酒乌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了李长寿,笑道:“长寿师侄?”
“弟子在。”
酒乌若无其事地问了句:“此地那些重瞳三头蛛的蛛丝不收起来吗?这可是难寻的稀罕物啊。”
李长寿很自然地一笑,回道:“让师伯挂念了,这东西布置出去就难收回来了。
弟子在小琼峰上养了几窝重瞳三头蛛,若师伯也对这些古怪的玩意感兴趣,回去弟子便为师伯挪一窝送过去。”
酒乌对李长寿挑了挑眉,“那本师伯就不多推辞了,你这小家伙很有前途嘛,以后多跟本师伯亲近亲近。”
“弟子领命,”李长寿温和谦逊的笑着,并未继续说什么。
说多错多,酒乌似乎看透了他一些底,但能主动索要‘封口费’,也就表明酒乌并不想多管门内一名弟子的修行事。
然而,齐源道长皱眉看了眼李长寿,面色严肃地道了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小气?
这次要不是你酒乌师伯过来救你,你现在说不定就怎么样了!
那什么仙虫有几窝?自己留一窝,其他都给你酒乌师伯挪过去!”
“咳!”
李长寿一口丹田气逆涌而上,捂着嘴咳嗽了几声。
他努力保持微笑,咬着后槽牙道了句:“是……弟子领命……”
前方酒乌见状一乐,坐在那哈哈大笑了两声,却也没继续多说。
一张小圆脸从旁边探了过来,却是酒玖绕到了齐源老道身后,在李长寿左侧探过身子,仔细盯着李长寿。
李长寿下意识地向后仰身。
果然,仰身之后,角度调整地好了很多,可以从麻衣的衣领直接瞟到……
咳,可以有效防备酒玖师叔突然恶作剧。
酒玖眨眨眼,“那个什么蛛丝是啥东西?怎么感觉你跟老五古古怪怪的?”
李长寿道:“一种宝材,具体弟子也解释不清,师叔不如问问酒乌师伯。”
“哼,不说算了。”
酒玖坐正了身形,像是想起了什么,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膝盖,一本正经地说道:
“对了,齐源师兄,五师兄!
你们瞧,长寿这是什么病症?是否是修为出了什么差错,落下了心魔?”
“心魔?”
齐源、酒乌、有琴玄雅同时扭头看了过来,而酒玖已经抬手,轻轻戳了下李长寿的耳垂。
这动作行云流水,酒玖在说话时已经起手,完全不给李长寿反应的机会。
李长寿整个人顿时被黑线吞没,左手一颤,带动了浑身各处肌肉开始抽搐,顺便白眼翻天、口吐白沫,嘴里发出一阵像是快窒息的响动……
我去!
这小师叔也有毒了是吗?
不对,这朵云就有毒!道号里面有酒字的,就特么离谱!
uu 看書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免費閲讀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