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火熱連載史書小説 《慶餘年》 鑒賞



《庆余年》是首发于起点中文网的一部架空历史小说,作者是猫腻,小说讲述了叫范闲的年轻人的成长路程,庆国几十年起伏的画卷慢慢地呈现出来。 几十年的历程里,我们看到的是三代风云人物的起起落落、轮转更替。两条线索,范闲的成长、叶轻眉的一生贯穿着整个小说,一明一暗,把几十年的庆国风雨尽揽其中。
2017年7月12日,《2017猫片 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发布,《庆余年》位列76位。《庆余年》同名影视剧由张若昀、李沁、陈道明、吴刚等主演,2019年11月26日起在腾讯视频、爱奇艺开播。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幸孃親,幸孃親,積得陰功.勸人生,濟困扶窮…而誰可知,人生於世,上承餘慶,終究卻是要自己做出道路抉擇,正是所謂岔枝發:東風攜雲雨,幼藤吐新芽.急催如顰鼓,...


第54章 协律郎独占花魁

血淋淋的事实教育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并不是风花雪月而已,自然也不仅仅是请客吃饭,所以他需要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比如王启年,比如范思辙,比如自己的武道修为。?
如今在京都,他将自己冥想修炼的时间从中午调到了晚间,每每半梦半醒中,总感觉身体腰后雪山里的真气就像是一泓温水,十分舒服地冲洗着自己身体里的每一处,隐隐约约间,似乎这股真气的数量与密集度都有了某种程度的提高。?
对于自己当时能够在两名女刺客的骚扰下,还能杀了那位八品高手,范闲始终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查过藤子京等护卫的真气流动方法,发现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与自己的练功方法是一样的。这个认识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惊慌,既然自己能靠着细长匕首与袖弩杀死越级杀死八品高手,那就证明自己的真气是很管用的。?
他与这个世界的武道修行者不一样,头脑里没有所谓品级之间牢不可破的概念,大汉的那一摊血淋淋的下水证明了他的想法,只要你够狠够准,就算是五大宗师又如何??
只是霸道卷的第二册始终没有进展,范闲地目光落在很随意扔在房间角落里的那只箱子上。来京都后,似乎将母亲留给自己的这物事给忘了,看来什么时候得去找找钥匙去。?
刺客事件的重要疑犯司理理还没有押回京都,一道旨意却像道闪电般划过了京都地上空。这份从深宫之中颁出的旨意。是关于范闲的。在日前的背景下,这道旨意的内容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听着面前这个太监嘴皮子不停翻动着,却听不清楚是什么东西。跪在范府大堂的范闲很害怕面前这个太监的唾沫会吐到自己脸上来,愁眉苦脸地看着面前越来越湿的青砖。?
圣旨终于念完了,在柳氏的提点下,范闲照规矩做足,呼完万岁再谢恩,将圣旨收下,柳氏又毫无烟火气地递了张银票过去。那太监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这玩意儿放哪儿?”范闲捧着手上的圣旨,问柳氏,“总不能老捧着吧?”?
柳氏笑着接了过来:“虽说府里经常接旨。但也不能说玩意儿,府里有专门地房间供放。”最近这些天,范闲与柳氏之间保持着微妙的、表面的和谐,这是时势所造,但双方都不知道日后又会怎么样。?
“说老实话。我也是学过经文地人,但怎么就听不明白先前那公公讲了些什么?”回到自己的卧房里,范闲重新包扎了一下右肩的伤口。看着坐在桌旁似笑非笑望着自己的妹妹。?
“戴公公是江南余佻州人,说话口音一向难懂。不过这些年时常来府上宣旨,我倒能听明白些。”?
范闲赶紧问道:“圣旨说了什么,为什么是颁给我的?”?
范若若抿唇一笑,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道:“其实宫里这十几年一直对家中有赏赐,虽然父亲地爵位一直被压着没有升,但是我与弟弟,甚至连柳氏都各有封赏。现在看来,也轮到哥哥了。”?
范闲这些事情是知道的,连范思辙那个小东西,都有了个恩骑尉的封号,但事涉自己,不免有些好奇:“我可是没有归宗认祖地角色,这宫里就算想赏,也没什么名头吧。”?
“对啊,所以这次陛下的旨意,只是说上次的事件中,你击毙了敌国探子什么的,与国有功,特加封太常寺协律郎。”?
“太常寺协律郎?”范闲的声音大感吃惊,太常寺是掌宗庙祭祀的地方,协律郎这个官职虽然只是八品官,但可以随意出入庆庙。自从与林婉儿相认之后,他也时常在猜上次在庆庙祭祀的贵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既然是婉儿的亲长,而婉儿又是自幼在宫中长大,看来那位贵人一定是宫中的某位大人物,说不定就是太后或者长公主,只是前些日子夜里探望婉儿,知道她本就忧愁于婚事之后地利益冲突,所以刻意忍住没有相问。?
难道说这道?意……其中蕴含着某些意思?范闲皱眉想着,如果那位大人物能说动皇帝陛下下这么一道旨意,是想点明当日庆庙之事,那她是存着什么念头?是示好?还是示威??
范若若见他愁眉苦想,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哥哥说道:“哥哥啊,真是什么事情一牵涉到你自己,你就糊涂了……这太常寺协律郎……是每位郡主驸马成婚前一定要担当的官职啊。”?
范闲恍然大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看来这门婚事终于定了。他接着想到,因为受伤的原因已经好多天没有去皇室别院,想来婉儿知道自己遇刺的事情后一定会很担心,不知道病情有没有加重??会担心吗?范闲忽然觉着有些困惑,那个冰雪般的女子,却偏偏有那样的母亲,那样的父亲。?
“昨天请妹妹帮我去那里,信递过去了吗?”他压下心中的淡淡不安,问道。?
范若若宁静回答道:“去了,嫂嫂听哥哥的话,又说通了那个大丫环,现在天天偷着吃好的,身体养的不错,就是听说哥哥遇刺后,有些担心,不过昨天太匆忙,又有叶?
叶灵儿在边上,所以没办法写信过来。”?
范闲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范若若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范闲的人,一听他叹气就知道他在烦恼什么。?
“罗密欧与朱丽叶。”若若小时候就听过哥哥讲过这个爱情故事,一直记到了现在,微笑着鼓励他,“哥,你说过人是要勇于追求幸福的。”?
范闲十分感动,将妹妹抱入怀中,拍拍她略显瘦削的后背,说道:“放心吧,那两个家伙是一个喝毒药死的,一个是用短刀自杀,但你哥我是专门配毒药玩短刀的,太不一样了。”?
“伤好了些吗?”看着跃窗而入的少年郎,林婉儿心疼地让他躺到床上,埋怨道:“身子这个模样,还过来做甚?”?
范闲愁苦着说道:“担心你担心我。”?
林婉儿心头一暖,听明白了这两个担心,将自己的茶杯里残茶倒去,沏了些新的,送到他的唇边,幽幽说道:“我听你的,这些日子一直好好照顾自己身体,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身体。”?
范闲单手接过茶杯,吹拂开上面的白雾,温柔说道:“郡主怎么能服侍人呢?”?
林婉儿咬着下唇气道:“再气我,我就将你赶出去。”?
“舍得吗?”范闲坏坏笑着望着她。?
……?
……?
“我决定了,成亲之后,我们去苍山的别院过冬。”范闲半靠在床上,看着身旁正满脸担心望着自己的未婚妻,微笑着说道:“那里对你的病有好处,而且相信在那之前,费介老师也应该回到了京都。”?
“别光想着我了。”林婉儿咬了下嘴唇,白白的牙齿在红红的唇上看着很可爱,“以后再出这种事情可怎么办?”?
范闲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深夜潜入这闺房,别院里的侍卫真是有够呛的,居然一次都没有发现,更不知道这一对未婚夫妻如今早已是熟稔如此。关于这件事情,范闲也有足够的骄傲,试想这等于皇宫之外的小皇宫,史上有哪位偷香贼能偷到自己这种程度的??
“还能出什么事儿?北齐又不是傻子,既然这次已经露了馅,下次再用同样的手法,朝廷也不会上当。”?
林婉儿忧愁说道:“怕就怕朝廷里面有些人,正因为以后再行刺也有北齐人当幌子,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对你下手。”?
范闲早就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个聪明人,而且她从小在皇宫里长大,虽然有太后疼着,但毕竟身处的环境异常复杂,所以对于官场上的事情倒比自己明白些。此时听她一说,微笑着抬起她的软乎乎的下巴,捏了一捏,说道:“放心吧,我坚信自己是这个世上运气最好的人。”?
林婉儿觉着颌下痒痒的,心中对这般亲腻的动作是又欢喜又紧张,顿时两抹红色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显了出来,赶紧推开范闲的手,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人总不能靠运气过日子啊。”?
范闲最喜欢看她这种羞答答的模样,取笑道:“我已经运气好到有了你。”“有我……很重要吗?”林婉儿微微垂着头,从这个角度望过去,长长的睫毛正在微微颤动,显然有些紧张。?
“很重要。”范闲将她搂入怀中,他不是一个很擅长说情话的人,所以也有些紧张,笨拙无比地试图寻找对方的唇瓣。?
林婉儿被他抱着,只觉着一股男子气息扑面而来,不由身子有些软了,无力地倚在他的胸前,一转头轻声说道:“到底是谁想杀你呢?”?
这一转头,却恰巧避过了范闲的狼吻,范闲心头好不恼怒,再听着这问题,更是心中微凉,抱紧了怀中柔软的身躯,双手在她的背上无意识滑动着:“别管了。”?
慶餘年
歷史小説
uukanshu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