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火熱連載古代歷史小説 《明天下》 熱推




明末的歷史紛亂混雜,堪稱是壹段由壹些有著強大個人魅力的人書寫成的歷史。
不論是李自成,還是張獻忠這些叛逆者,還是崇禎,袁崇煥,這些當權者,亦或是吳三桂,耿精忠這些背叛者,每個人身上都有很多的故事,就是因為有了這些精彩的故事,明末的歷史才變得大氣起磅礴,波瀾起伏。
想要把這壹段歷史寫好,自然要描繪出壹個個活生生的人物,不論他的立場如何,我們站在歷史長河的邊緣上旁觀,他們不過是這條長河裏的壹朵浪花。
冷眼看世界,就是我們目前需要做的事情,冷眼看歷史也是我們目前生活的壹種追求。
歷史長河已經流淌到了我們的腳下,我們大可站在河邊,準備迎接我們的歷史




第七十五章拿蓝田县做诱饵的人

蓝田县中最有名的人是一个女人名曰——华胥!
她是伏羲和女娲的母亲,炎帝和黄帝的直系远祖。
蓝田县第二出名的东西就是蓝田玉,素有“玉种蓝田”之美称。
当然,现在就算是翻遍蓝田县也找不到那种传说中的美玉,大明朝人也不会因为这些传说就来蓝田县旅游消费。
蓝田关古道自古据秦楚大道,有“三辅要冲”之称,是关中通往东南诸省的要道。
只是因为盗匪丛生的缘故,让人望而生畏,商旅渐稀,这里面就有云氏盗匪的贡献。
全县分东、西、南、北四乡。
县以东为东乡。辖五里。去县城五十里,抵渭南县界。
县西为西乡,辖三里。去县城七十里抵咸宁县境。
县南为南乡,辖七里。去县城五十里抵商州界。
县北为北乡,辖五里。去县城五十里抵临潼,
全县东西一百里,南北一百二十里。
这就是云昭总结出来的蓝田县……目前,这个县除过盗匪跟刀客比较有名之外,别无长处!
“老奴明日就去县城,为少爷打前站,也趁机修缮一下县衙!”
“我听说县官就没有愿意修缮县衙的,据说不利于升官!”
“那是别人,现在蓝田县是咱家的,自家的屋子不修缮一下如何住人!”
“嗯嗯,福伯说的对,我去东乡,问问刘家对我们家家主担任县令有没有意见!”
“我去南乡,姓何的应该没胆子说三道四吧?”
“西乡的章天雄有些不服气,这次摊派粮食,他家就多摊派一些,我去收!”
“那好,北边就是咱家,我看家!”
有一群强悍的长辈庇佑的云昭是幸福的。
只需要留在后宅在一群姐姐妹妹们的簇拥下试新衣服就好,其余的事情被一群长辈打理的清清楚楚。
云昭穿上小小小号的官服之后斜睨了钱多多一眼道:“现在想嫁给我了吧,没门!”
钱多多难得的没有跟云昭顶嘴,而是有些难过的道:“我是‘扬州瘦马’当你老婆会被人笑话,那天,那个官就吃了一口我做的点心,就知道我是‘扬州瘦马’了。”
“那是一个色鬼,你以后离他远点。”
钱多多倔强的摇摇头道:“他既然说我是‘扬州瘦马’,我就要让他知道‘扬州瘦马’的厉害。”
云昭撇撇嘴道:“我前日里被先生殴打,就你一个人在边上拍手是不是?”
钱多多连连摇头道:“没有!”
云昭扯扯勒的太紧的脖领子道:“回头就去揍你弟弟。”
说罢,在钱多多还没有展现自己狐媚子本事之前就跳到母亲面前,让她摆弄。
云娘脑门上又勒上了黑色的绸布抹额,头发上也插了金步摇,手里捧着一个青瓷茶碗,指甲染得红彤彤的,如同一个真正的贵妇。
她之所以不喜欢回娘家主要的原因就是她只能戴金银,却没法子戴孺人冠,经常被嫂嫂们笑话,现在不一样了,她也能给自己做孺人冠了。
所以,从现在起,就在居移气养移体了,云昭相信,以母亲锲而不舍追求完美的精神,不久的将来皇太后的范她也能养出来。
从富农家的傻小子再到强盗家的小主子再到蓝田县的县令,云昭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身份转换。
云氏强盗现在堪称兵强马壮,近两千强盗摩拳擦掌的准备大干一场。
如果蓝田县境内,有任何反对的声音,云昭相信,自己的那些长辈一定会用强盗的方法让他们明白谁才是蓝田县的说话管用的人。
云昭甚至怀疑,洪承畴在没有钱粮,没有兵员的情况下,会把这个法子在整个陕西铺开,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确实能让陕西平静一阵子。
不过啊,以云氏目前的状态推广开来看,这是标准的养寇。
不是每一个强盗都跟云氏一样将一县之地当做自家来经营的。
这么做,将来会面临更大的问题,那个时候陕西如果再乱起来,就不是目前这种流寇形势了。
云昭将自己的忧虑说与徐先生听,徐先生仅仅长叹一声,就默不作声。
在云昭再三催促下,才道:“洪承畴的法子并非不成,相反,是一个很厉害的策略。
国家衰弱的时候,以权力换取喘息之机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呢,这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国家有决定励精图治,国家有信心将权力放出去之后可以收回来。
我觉得洪承畴这样做是有过考量的。
现在的陕西,尤其是陕北一地,除过延安府这座兵家重镇之外,朝廷对陕北的统治已经崩溃。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让当地百姓自治,算是一个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如果洪承畴考虑到收回权力,那么,这中间一定有很大的变故。
云昭,你要想清楚,我怀疑这是洪承畴的一个计策,是要让陕西盗贼全部浮出水面,方便日后他带兵清剿。
不过,这应该与你云氏无关,毕竟,你云氏依旧是蓝田县的太平乡绅,只要你按照大明官吏的规矩,施行你们在蓝田县的统治,对他剿匪大业有所裨益的话,他是不在乎一个小小的只有百里的蓝田县的。
现如今,你只要派人去韩城看看已经被洪承畴降服的王左挂跟苗美现状就能猜出他打的什么心思了。”
云昭一言不发的出了书房,朝着玉山长出一口气。
听了先生的一番话,云昭心中的疑惑全部解开了。
这一定是洪承畴的计谋!
如同先生所说,他需要所有的强盗以及所有可能成为强盗的人都浮出水面,好方便他一网打尽。
清理出一个干干净净的陕西!
历史上他就是这么做的,也就是明年,洪承畴将就任延绥总督,成了总督,他手中就有了兵权!!!
想想洪承畴在韩城以及西安杀强盗的手段,就算是云昭心中有底,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洪承畴在陕西之所以有底气跟西安知府这样的高官作对,最大的依仗就来自于他救援韩城之功。
他在韩城不仅仅收服了王左挂跟苗美,还一口气宰杀了三百名巨寇!
一介文官,手段之毒辣胜过了很多武将。
如果洪承畴手中有了大军,云昭就必须考虑退路了,这个人的胃口是一个无底洞,永远都没办法填满。
云昭的官府被钱多多整齐的叠好,放在床上,云昭盯着这身官服看了良久。
官服上的鸳鸯补子很是生动,丝线用料也极为讲究,一些明黄色甚至是用了金丝……
穿上这身衣衫,就能完成从百姓到士人的升迁,从此之后吗,家中的田地再也不用缴纳赋税,家中子侄再也不用服徭役,母亲可以坐在贵妇堆里跟人谈天说地,还可以与漂亮的官家小姐结成连理。
云昭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在这套官服面前不受诱惑……
那些可怜的山贼,大部分都是穷苦出身,造反不是为了推翻大明朝,而是为了能让自己过得更好。
现在,不用再跟官府作战就可以过上好日子,相信很多人根本就把持不住。
云昭用手指敲着那顶黑色的乌纱帽苦笑一声道:“做官啊,做官啊,谁都想着做官,怎么就没人想着做事呢?
洪承畴此人才是真正的大奸大恶之徒,仗着自己有常人难以企及的智慧,把陕西这一群土匪当猴子耍,耍完之后还要杀掉!”
钱少少跟在云昭身后,同样看着这身漂亮的官服,砸吧砸吧嘴巴道:“我姐姐说穿这种衣服的人都是衣冠禽兽,好人不穿这种衣服。”
云昭笑道:“衣服上绣的是禽兽,人却不能当禽兽,如果人人都是禽兽,还穿这衣服做什么。”
钱少少抽抽鼻子道:“你到底要不要穿?”
云昭眯缝着眼睛道:“穿!既然穿了这身衣衫,我要天下所有人都知道蓝田县有一个八岁的县令,可以把蓝田县治理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且无饥馑之忧!”
歷史小説
uu 看書
明天下閲讀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