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火熱連載仙俠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熱推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四十三章 只要脸皮够厚

蔚蓝的海面上白云悠悠。
就如来东海时那般,一朵硕大的白云托着十六名真仙、十一名弟子,几位天仙在上方四个方位护持着,朝西北山门方向飘去。
他们走的最早,将大片白云甩在了后面,云路宽敞无比,丝毫不显拥挤。
这是李长寿与敖乙‘癫疯’之战后的第三天,荡妖大会已经顺利落幕;
假领队李长寿坐在角落中,此时已经算是光荣卸任,已经没人会关注。
真领队有琴玄雅因为在大会上表现优异,名震四方,连胜三十六名炼气士、四名擂主龙族子弟,从而声名大噪,此刻也被众星拱月地护在白云中央。
有琴当日的对手,加上那四名龙族子弟,总共有七八人是归道境一二阶的实力,而她硬是凭返虚八阶的修为,依靠自己坚韧不拔的精神、刻苦积累的妙法;
以及手中那套威力和品质超越普通仙宝许多的飞剑,经历一场场恶战,将这些骨头接连啃了下来……
支撑她坚持下来的动力,并不是那四件龙宫甩出来的仙宝;
万众瞩目之下,她将那四样仙宝放到了之前‘受龙族欺凌’的师兄面前,再走回自己座位盘腿打坐,相当于给了所有人一个明确的答案——
不争法宝争口气!
我度仙门弟子,不是随便就被人拿捏的!
我同门师兄,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当时,有几个感性的女师叔师伯,眼眶直接就红了。
如果李长寿不是这件事的被牵连者,肯定也会对有琴玄雅竖起大拇指,说一句‘好帅’。
但他正是那个‘受了龙族欺凌’,又被师妹护在身后,最后还平白得了四件仙宝的‘幸运儿’……
那就相当尴尬了。
这四样仙宝就如同四件烫手山芋,还好李长寿反应及时,托同为破天峰一脉的酒玖师叔将它们暂时收了起来,回山之后转交给有琴玄雅的师父姜京珊师伯。
这才算处理妥当,后续没有产生多余的麻烦。
不过话说回来,被人保护、有人帮自己出头的感觉,略微有一丢丢的奇怪……
此次东海之行,李长寿也并非毫无收获。
后面这两天,一场场同辈炼气士的较量,让他扩宽了不少斗法的思路;
这些炼气士来自不同仙门,有不同的主修术法,虽都以五行阴阳道法为主,但花样繁多、搭配也十分复杂。
李长寿在侧旁看了两天,倒也学到了一些十分有用的‘小技巧’,丰富了纸人的战术体系。
增长见识、提升阅历,也是修行的一种。
因有琴玄雅的爆发,度仙门成了此次大会最大的赢家,不只拿走了三分之一的法宝,门派声威也因此得到了少许提振。
下次开山收徒大典,说不定能因此事多招纳几个仙苗……
有琴退场之后,李长寿的这些同辈弟子虽然也各自登场,但最好的战绩也不过是七连胜。
那位说要给李长寿出气的同门师兄,也只是四战三胜,没能见到剩余擂主幼龙的面。
刚离开东海的范围,又恢复成乖巧老仙女的酒玖,突然得到了上方来的传声;
她连忙驾云飞到了空中,去了自家师尊忘情上人身旁。
很快,酒玖就从空中飞了下来,俏脸上写满了笑意。
她落回大部队所在的白云上,拿了一瓶丹药放到了有琴玄雅身旁;
之前有琴玄雅透支了颇多心力,自两日前大战之后就一直打坐修行。
随后酒玖就走到了李长寿面前,歪着头打量了几眼李长寿,嘀咕了句:“奇怪,我师尊怎么会夸你比夸玄雅还要多用两个词。”
李长寿不由一提心。
忘情上人识破了他真实修为?
不对,那样的话,上人该责问自己不去为门派出力争光,而不是无缘无故的夸奖……
“喏,给你这个,我师尊给你的奖励,不算在门内奖励之内。”
酒玖扔了一个玉牌过来,随后便盘腿坐在了李长寿三尺之外。
有几名弟子竖起耳朵听着这边。
有琴玄雅得忘情上人奖赏丹药,这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但李长寿的战绩只是一战且负,怎么还会有奖赏?
那玉牌中,应当是某种高阶仙法吧,毕竟是忘情上人私下给的奖赏……
酒玖眯眼笑着,故做严肃,清清嗓子,说道:
“师尊说你呀,在面对龙宫太子时应对十分得当。
那个龙宫二太子一肚子坏水,应是想故意让你把他打成重伤输给你,然后让龙宫顺势对咱们度仙门发难。
师尊说了,若非你及早识破,用了疑兵之计,先他一步认输,这次说不定咱们一行就回不去山门了。
师尊还说,五师兄在他面前提了你几次,说你心思缜密、行事谨慎,办事十分牢靠。
这次让你做众弟子的领队,当真是没选错人的。”
李长寿心底一颗大石瞬间落了下来。
忘情上人竟然……
看破了一整个龙宫阴谋大戏!
不愧是天仙的高度和眼界,就是跟他们这些小虾米的眼界大为不同!
虽然,李长寿之前经过缜密的分析,推断那个龙宫太子是想反向羞辱龙宫,从而扭转龙宫如今的不良风气……
没想到,这背后竟然还有这般逻辑,竟然还有如此歹毒的算计!
李长寿立刻反思,发现自己站的高度始终不够高,从最开始就先入为主的认为,龙宫不敢正面针对三教仙宗,顶多是在比试中让敖乙杀他一个不重要的小弟子出气。
嗯?
仔细想想,忘情上人这个逻辑,好像也有很多错漏之处。
算了算了,从此时结果来说,忘情上人这般分析,对自己是相当有利的。
这位上人……
很赞!
很暖!
很贴心!
众弟子有几人恍然大悟状,几名真仙却是一幅早知如此的表情,大多都对李长寿投来赞赏的目光。
平白无故又收获一波好感……
这总比恶感强。
回山门之后,估计又会有颇为丰富的奖赏吧,虽然李长寿已经提前拿了无为经……
李长寿低头看了眼玉牌,发现玉牌之中记载的竟是一门高深的雷法,《罗天阳雷真诀》。
心底略作思索,李长寿对一旁酒玖传声道了几句,将玉牌递了回去。
酒玖顿时一脸震惊地看着李长寿。
修仙快千年的她,从未听到过如此荒唐之事!
门内长辈赐下了宝物,晚辈竟然还要挑三拣四,更让她去问问,能不能把这个雷法,换成对炼丹更有帮助的《三昧真炎》修行法!
李长寿自然也知道这般做有些不妥,但一来有酒玖这层关系在,二来他对三昧真炎确实有硬性需求。
能将三昧真炎搞到手,自己的实力就能有极大的跃升……
为此,也只能厚着脸皮了。
“真是,我非要被师尊骂死不可!”
酒玖翻翻白眼,夺过玉牌,气呼呼地飞去了空中,但半路就恢复一副乖巧的模样。
很快,酒玖顺利折返,用手帕包裹了两枚玉牌,趁着旁人不注意,扔给了李长寿。
那《罗天阳雷真诀》,忘情上人并未收回去;
而新给的玉牌,其内刻着的法诀,与这门雷法差不多品阶,开篇便是四个大字——
三昧真炎!
仔细读了几句开篇讲解,得闻‘精火’、‘神火’、‘气火’修行之纲要,李长寿心底顿时满满的满足感。
总算到手了,此行当真不虚。
可能,这件事会让自己,在忘情上人那里留下些贪婪不知足等负面印象。
但值了!
回山之后,他就扎根在小琼峰上老老实实修行。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钻研真火经!
三昧真炎并非只能用来伤敌;
这是道门流传相对较广的一类真火,以威力大、修行门槛稍低而闻名于世,但想得到三昧真炎修行功法,却是颇为不易。
待三昧真炎小成,自己便可按一册古籍记载之法,用三昧真炎强化神魂与道躯,这样面对天劫时,又多了几分把握!
今后,自己只需再出山一次——
渡天劫!
若能顺利度过天劫,他以后就可以在山中低调求长生!
喂喂鱼、养养花、炼炼丹、琢磨琢磨阵法,无聊了就逗逗小师妹,闲来无事还可做一做某位候补天庭公务员的思想工作……
这大概,就是他现阶段最向往的洪荒生活。
会不会有麻烦从天而降?
李长寿看了眼此时被严密保护的有琴玄雅,不由露出少许微笑。
有毒师妹回山之后,应当会被门内给予最高的重视;这种重视,一定程度上,也会成为限制她活动的枷锁。
只要稍后搞定酒乌师伯,麻烦必然无路可寻。
小琼峰,也必将恢复往日的安宁!
至于酒玖师叔,她经常过来倒也算好事,这样自己成仙之后出产一些特殊丹药、布置一些厉害阵法,都可推说是师叔帮忙……
“你在想什么呢?”
酒玖在旁传声嘀咕了句,随后撇了撇嘴角,“一看就是没安好心的样子。”
李长寿笑道:“那方木你解开了吗?”
酒玖顿时得意的一笑,将已经六色重归的方木扔了回来,淡然道:“找到方法还是挺简单的,再换一个玩意。”
李长寿笑着点点头,拿出了一枚五阶魔方,递给了酒玖。
酒玖看着那眼花缭乱的方块和颜色,额头顿时挂满黑线,连忙入定打坐,难得认真修行。
……
东海深处,虾兵蟹将仙蛟兵重兵护卫之所,被大阵覆盖的海底水晶宫中。
主殿内歌舞不停,一场欢宴在庆祝这次荡妖大会圆满落幕;
那些东胜神州仙门中最优秀的年轻弟子,为了他们龙宫抛出去的几样法宝打来打去,这让龙宫众高手看得颇为舒适。
龙王坐在水晶珊瑚雕刻而成的宝座上,像是喝醉了一般,斜倚着每月更换一次的、用九翅耀金蚕蚕丝编织成的软垫,旁边有几位娇媚的海女,动作轻柔地为龙王爷扇风、敲肩、捶背、揉龙腿……
龙生,就是这般无聊,舒适,且枯燥。
龙宫文武大臣推杯换盏,说着他们所见的那些人族子弟争斗的情形,一个个言谈十分欢畅。
大殿之外,刚醒来半日的龙族少年,目光坚定,拾阶而上。
他,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即将再做一件……大事!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仙俠小説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