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火熱玄幻小説 《魔道祖師》 分享



作品简介

《魔道祖師》是墨香銅臭創作的耽美、玄幻、修仙小說。2015年10月31日起,在晉江文學城連載,已完結[1]。2016年12月,由台灣平心出版社出版繁體版第一冊。
其後三冊,陸續出版完結。2018年12月,中國大陸的四川文藝出版社將小說改名為《無羈》,出版第一冊。改名原因不詳,或認為是為防範盜版。
而自2018年起,小說相繼改編成廣播劇、動畫、電視劇,均獲得巨大成功。

小說以魏嬰(魏無羨)和藍湛(藍忘機)之間的同性戀情為主線。故事背景設定有仙門百家,以雲夢江氏、姑蘇藍氏、蘭陵金氏、岐山溫氏、清河聶氏五大世家的興衰、相互之間的鬥爭為主。五大世家中,岐山溫氏實力最為強大,一家獨大,壓迫其它家族。


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

顺着树干往上爬,一直爬到接近树顶的地方,魏无羡才停下来:“嗯,差不多就这个位置吧。”
他把脸埋在一簇茂密的枝叶里,好一会儿才朝下望望。声音高高的,似乎带着笑:“当时觉得高的吓人,现在看,其实也不怎么高。”
朝下看的时候,魏无羡的目光是模糊的。
蓝忘机就站在这棵树下,抬首望着他。
他也是一身白衣。没有提灯。但是,月光流镀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都那么皎洁明亮。
他微仰着头,神色专注,望着树顶,朝树下走近几步,有那么几个瞬间,似乎想伸出双手。
忽然之间,魏无羡有一种异常强烈的冲动。他想像当年那样,掉下去。
他心中有个声音说:“如果他接住我,我就……”
想到“我就”两个字时,他就撒了手。
见他毫无征兆地摔下了树,蓝忘机双目一下子睁大了,一个箭步抢上来,魏无羡在空中转过身,“哎哟哈哈”的和被他接了个正着,或说,扑了个满怀。
蓝忘机身材纤长,瞧着是个斯文公子,力量却不容小觑,非但臂力惊人,下盘更稳。但这毕竟是一个成年男子从树上跳下来,因此他虽然接住了魏无羡,却轻微地踉跄了一下,退了一步。不过立刻就站得稳稳当当了,还小小地松了一口气。正要推开魏无羡,却发现怎么推也推不动。
魏无羡的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让他动弹不得。因此,也看不到魏无羡的脸。
魏无羡也看不到他的脸,可是不必去看,闭上眼睛,呼吸间都是蓝忘机身上清冷的檀香味。
他哑声道:“谢谢。<>”
他并不怕摔,这些年来,也摔过很多次。但摔到地上,毕竟还是会疼。
如果有个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听到他道谢,蓝忘机的身体似乎僵了僵。原本要放到魏无羡背上的手,顿了顿,还是收回去了。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不必。”
抱了好一阵,魏无羡和他分开,站直了又是一条好汉,仿佛瞬间失忆,没事人般的道:“回去吧!”
蓝忘机道:“不继续看了?”
魏无羡道:“看!不过外边再没什么好看的了,再往前走就是荒郊野地,这个咱们这段日子可看够了。回莲花坞去,我带你看最后一个地方。”
二人有折回了码头,重入莲花坞的大门,穿过校场。
路过一栋华丽的小楼时,魏无羡驻足停留,多看了几眼,神色有异。
蓝忘机道:“怎么了。”
魏无羡摇摇头,道:“没怎么。以前我住过的屋子在这里……果然被拆了,这些都是新建的。”
他们绕过重重楼宇,来到莲花坞深处的一片寂静之地,一座黑色的八角殿之前。
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人,魏无羡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殿前方整整齐齐码着一排一排的灵位。
云梦江氏的祠堂。
他找了个蒲团跪了下来,取了三支供台里的线香,在烛火上燎了燎,点燃后插在灵位前的铜鼎里。
然后,他对着其中两个灵位跪拜六次,这才直起身,对蓝忘机道:“以前我也是这儿的常客,隔三差五就要来。<>”
蓝忘机神色了然。必然不是来上香的,没有那么多逝者要天天供奉跪拜,那就只能是来罚跪的了。
蓝忘机道:“虞夫人。”
魏无羡奇道:“你怎么知道是虞夫人?确实是她。”
蓝忘机道:“略有耳闻。”
魏无羡道:“没想到不止云梦,都传到你们姑苏那边了。说句老实话,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没见过第二个女人像虞夫人脾气那么坏的。哈哈哈……”
可是,虞夫人也从来没有真正做过什么要害他的事。
他忽然想起来,这里是祠堂,虞夫人的灵位就在面前,忙道:“罪过罪过。”为了弥补方才的口无遮拦,又点了三炷香,举过头顶,正在磕头,忽然身边一暗,蓝忘机也在他身旁跪了下来。
既然来了灵堂,为了礼数,自然也是要表一番尊敬的。他取下三支香,挽袖在一旁红烛上点燃,动作规整,神色肃穆。魏无羡歪头看着他,不由自主的,嘴角微微上扬。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提醒道:“香灰。”
魏无羡手里拿着的那三支香烧了一会儿,已经积了一小段香灰,就快落下来了。他却迟迟不肯插|入香鼎,反而正色道:“我跟你一起再拜一次吧。庄重一些。”
蓝忘机没有异议,于是,他们各自奉着三支香,跪在排排灵位之前,一起对着江枫眠和虞紫鸢的名字俯首拜下。
一次,两次,魏无羡道:“好了。”然后才郑重其事地将线香插|入铜鼎之中。
魏无羡瞅瞅身旁跪得端正无比的蓝忘机,双手合十,心中默念道:“江叔叔,虞夫人,打扰了。<>
“但我真的很想把这个人带给你们看一看。刚才这两拜就算是拜过天地和父母了,就当先定下了。最后一拜我先欠着,今后找机会补回来……”
正在这时,忽然从二人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魏无羡正在默默祈祷,闻声一个激灵,猛地睁眼。一回头,只见江澄抱着手臂,站在祠堂之外的一片空地上。
他道:“魏无羡,你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带人就带人。可还记得这里是谁家,主人是谁?”
魏无羡不想与他口角,道:“我没带含光君去莲花坞的其他机密之处,只是来上几柱香。上完了,这就走。”
江澄道:“要走请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在莲花坞里再让我听到或者看到你鬼混。”
魏无羡眉头一跳,见蓝忘机的右手压上了剑柄上,忙按住他手背。
蓝忘机对江澄道:“注意言辞。”
江澄道:“言辞?我看你们更该注意举止吧。”
魏无羡眉头跳得越来越厉害,心中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浓,对蓝忘机道:“含光君,走吧。”
他转身又在江枫眠夫妇的灵位之前认真地磕了几个头,这才和蓝忘机一齐站起身来。江澄看着他的动作,毫不掩饰地挖苦道:“你确实应该好好跪跪跪跪他们,平白地到他们面前污他们的眼、辱没他们的清净。”
魏无羡道:“上个香而已,你行了吧。”
江澄道:“上香?魏无羡,你就没半点自觉吗?你早就被我们家扫地出门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带来给我父母上香?”
魏无羡原本已经要越过他离开了,听到这一句,忽然顿足,沉声道:“你倒是说清楚,谁是乱七八糟的人?”
若是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忍忍也就罢了,可现在蓝忘机也和他在一起,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蓝忘机跟着他一起忍受江澄这些越来越难听的言语。
江澄道:“你忘性真大。那我就来提醒你吧。就是因为你逞英雄,救了你身边这位蓝二公子,整个莲花坞还有我爹娘都给你陪葬了。这样还不够,有了第一回,你还要来第二回,连温狗你都要救,拉上我姐姐他们,你真是好伟大啊。更伟大的是,你还如此宽宏大量,带着这两位前来莲花坞。让温狗在我们家门前徘徊,让蓝二公子进来上香。”
他道:“魏无羡,你以为你是谁?谁给你的脸,让你随意带人进到我们家的祠堂来?”"";"/;"/"/"
小説推薦
魔道祖師小説
玄幻小説推薦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