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火熱玄幻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熱推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二十四章 真仙是不可能打工的

铿!
铿!
安静的午后,度仙门那座丝滑薄润的护山大阵笼罩之地。
在群峰中矮了一大截的小琼峰上,回荡着一种富有节奏感的打击声……
在小湖旁那三座草屋北侧约十里的密林中,一颗参天大树也在随着这种击打声不断震颤。
树下,身着绣着兰花芳草的练功服、头上绑着浅紫色绸面流云巾的少女,正不断挥动一把大斧,动作有种说不出的优雅。
这少女正咬牙切齿的发出一阵亲切的问候:
“不让我用法力,腿和胳膊长出那种疙瘩肉了怎么办!
人家可是女炼气士!
真是的,还说要看着人家砍树,人呢?又跑回去打坐去了!
哼哼,臭师兄,把你齐根而断、斩树除根、斩根必尽、寸草不生!
给我,断!”
咔——
这颗老树扭扭捏捏地缓缓仰倒,惊起了林间一群群飞鸟。
突然间,身后传来了一声呼喊:
“你是……小灵娥?”
蓝灵娥立生警觉,提着巨斧向前立刻起跳,落地时已转过身来,抬头注视着空中飘着的人影,总觉得有些眼熟。
丈长的大葫芦,在葫芦上盘腿坐着的女仙人,有点脏兮兮的麻衣……可恶,麻衣短衫竟然都快被撑开了……
呃,原来是酒玖师叔……
蓝灵娥连忙放下大斧,向前拱手做道揖,心底回想着师兄定下的几套问候模板,从中选了一个最应景的,柔声道:
“弟子灵娥拜见酒师叔,弟子修为底浅,未能及时迎接,还请师叔勿怪。”
“没事没事,不用这么客气,”酒玖看着下面这礼数周全、说话好听的灵秀小师侄,也是颇有好感。
酒玖收起大葫芦,从空中跳了下来。
“你师兄在吗?我有事要寻他。”
“师兄他应当是在修行,”蓝灵娥低眉顺眼,继续柔声道,“还请师叔去前面稍作等候,我去喊师父出关迎接。
寒舍总有招待不周之处,望师叔见谅。”
“哎,不用这么麻烦,我是专程过来找你师兄的;
你师父成仙在既,让他多闭关别去打扰了。”
酒玖摆摆手,扭头在各处扫量着,“小灵娥,你砍木头做什么?”
“算是一种修行的方式,让师叔见笑了。”
蓝灵娥的回答依然滴水不漏,她心底却泛起了少许疑惑。
这位师叔,找自己师兄做什么?
成仙后的炼气士寿元漫长,门内也是有许多隔代的道侣;
而眼前这位师叔,面容俏丽、曲线玲珑,虽有些不修边幅,但自身也是天生丽质,更加之资本雄厚……
重点是,这位酒玖师叔跟自己师兄一同外出过……
有问题。
蓝灵娥顿生警觉,心底念头轻轻一转,就想旁敲侧击问出酒玖的来意。
但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不远处的地面出现少许波痕,李长寿的身形慢慢钻了出来,对酒玖拱手见礼……
片刻后,李长寿的草屋中,酒玖与李长寿在矮桌两侧盘腿而坐。
她是来给李长寿送这次历练大会奖励的,顺便还带来了姜京珊托付的谢礼,在矮桌上摆了两件储物法宝。
李长寿也没客气,直接收了下来。
看到姜师伯给的那只储物戒指中放着的几样法宝、堆成小山状的宝材和灵石,心底略感欣慰。
刚才探查小琼峰地脉时,李长寿还在为建造各种大阵所需的宝材发愁,这份谢礼一来,倒是直接解决了大半问题。
李长寿问道:“师叔怎么没一起去南洲?”
“唉,”酒玖长长地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双眼逐渐失去光亮,“本来是想去跟着耍一圈,结果回山的时候被留下来问责到现在,刚从赏罚殿出来。
现在我正发愁。
几位长老竟然罚我戒酒三年,啊,还不如把我捆在引雷柱上劈三年……”
李长寿不由莞尔,这才注意到酒玖的那只小葫芦法宝已经不见了,应当是被门内长老收走。
恰逢灵娥端茶进屋,见这般情形,顿时抿了抿嘴。
姿势这么随意,竟然跟自己师兄相处的如此融洽……
这位师叔果然有问题。
蓝灵娥奉完茶,将自己的蒲团抬到了师兄身旁,而后一脸乖巧地跪坐了下来,还故意用胳膊贴紧了自家师兄。
酒玖见状一瞪眼,“诶?长寿你的病?”
“师妹与我接触是无碍的,大概是因我与师妹朝夕相处的缘故,”李长寿淡定地解释了句,“与师妹之外的女子触碰时,还是难免会出现抽搐等症状。”
“咳!咳咳!”
蓝灵娥掩口一阵咳嗽,看她那略带痛苦的表情,绝对是忍笑太辛苦所致。
“哦,原来是这样。”
酒玖丝毫没起疑,趴在那幽幽地一叹,双眼再次失去光亮,在那一阵无力轻吟:
“三年,这三年可怎么熬……
没有酒怎么闭关、怎么修行,睡都睡不着,干什么都没力气……
这个混账元青,好好的搞什么事,自己搭进去就算了,害的本师叔还要受三年的罪。”
李长寿低眉思索,摸着下巴一阵沉吟;
旁边蓝灵娥看到师兄此时的这个表情,下意识朝着侧旁挪了挪,端正坐姿、目不斜视,完全不敢说话。
她又偷偷看了眼李长寿眉角落下的弧度,确定了这是师兄想要坑人的前兆!
每当师兄露出这个表情,自己和师父总有一个要被安排!
“酒师叔,不如咱们打个商量。”
“嗯?什么商量?”酒玖有气无力地应着。
“师叔不能沾酒这三年,若是无法修行,不如就帮弟子一同建一些阵法,”李长寿正色道,“作为回报,弟子会帮师叔您酿制三种已绝迹的美酒,三年后刚好给师叔您享用。
而且,这其中还有一种可以代替酒的饮品。”
“绝迹的美酒?代替酒的饮品?”
酒玖顿时打起了精神,立刻坐直身体,“啥东西?你莫不是想骗我给你做白工?
先说好,咱对阵法可是一窍不通。”
“师叔只要用仙力帮忙稳固阵基、压制下灵力动荡就好,”李长寿淡定的一笑,反问道,“师叔喜欢喝酒还是品酒?是喜欢酒的味道,还是醉酒时的那般感觉?”
“嗯……”酒玖沉吟几声,“都有吧。
我是三岁那年入山,刚好负责照料我的五师兄喜欢酿酒,有次我被他误扔到酒坛中洗澡,然后就离不开这杯中之物了。
非要说起来,酒的味道很重要,那种喝到舒服时轻飘飘的微醺感也很重要。”
“师叔请看。”
李长寿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茶杯,在袖中取出了一只小巧的玉壶,拔开壶塞,对着茶杯点出一滴浅绿色的液体。
霎时间,一抹微微的香气四散飘逸,那杯茶水顿时化作了浅绿色。
李长寿笑道:“师叔尝尝看,是否有那种微醺之感。”
“哦?”酒玖轻轻眨眼,端着茶杯,试探性地在鼻子前嗅了嗅,只是闻到了淡淡的清香,随后又低头抿了一小口,顿时眼前一亮。
抬手,这杯茶水直接被她一饮而尽。
酒玖的那张俏脸上渐渐泛起了少许红晕,双眼开始变得有些迷离,咧嘴笑个不停。
“好东西……够劲……”
哐,茶杯落在桌子上,酒玖慢慢悠悠地躺了下去,在地上缓缓的翻来覆去,又发出一阵阵嘿嘿嘿的轻笑,嘴里不断低喃:
“七师兄你也不害臊,天天粘着六师姐,双修这么多年还生不出小宝宝……”
“一个个的成双成对,我是老九就活该单着嘛……哼,等我修到天仙了,抢几个美男回来天天给本仙倒酒搓澡……”
“小长寿……你千万千万千万不要瞧不起你师父……你师父当年可厉害了……”
渐渐的,鼾声轻起,酒玖抱着蒲团,躺在地上彻底睡了过去。
蓝灵娥好奇的问了句:“师兄,这个是什么呀?”
“神仙醉,”李长寿传声回道,“这既是一种迷药,又算是一种美酒,但自身并不带酒气,除了会让人醉一场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效果,本来是被我淘汰掉的东西。
按古籍记载,在上古时,许多喜好杯中之物的仙人会去尝试这种神仙酿,不过他们都是因为酒瘾太大,直接往嘴里灌。
它本身就是用类似酿酒的手法炼制而成,只不过,酿酒大多是用仙果仙粮,神仙醉的原料是三十二味药草。”
蓝灵娥有些担心地问道:“这东西够三种吗?”
李长寿笑着点点头,看着已经睡熟的酒玖,想着自己即将落成的丹房,传声回道:“莫说三种,十三种也能搞出来。
如果能有真仙相助,很多之前不能实现的想法,现在就都有戏了。
丹房落成后,安全系数会更有保障。”
“行吧,”蓝灵娥鼓了鼓嘴角,看着睡熟后意外很惹人怜爱的师叔大人,总有一种小小的……危机感。
于是,两年后。
……
哐!
李长寿草屋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身着麻衣、满脸着急的酒玖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快!这个月的神仙醉和佳人媚……
不在?
啊呀,怎么又去炼丹了!把你绑在药炉上算了!”
酒玖跺跺脚,嘴里低声骂了两句,急匆匆地转身跳到空中,立刻就要冲向草屋后那茂密的丛林。
但她身形突然停住,歪头盯着前面这座茂密幽深的树林,感受着其内缓缓流动的灵气,额头瞬间满是黑线。
她心底浮现出了最近这半年,自己被困在其中的十多次狼狈经历……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前面有什么,她也看不出此地有多达二十八处明阵、七十六处暗阵,且都是环环相扣的困阵和迷阵……
“生门在哪来着?这里真是我帮忙布置的?
这边?好像不对。
还是这边?
啊呀!阵法什么的简直烦死人了!
李长寿快点出来!不然我拆了你家山头!”
林中有一股微风吹过,各处树木轻轻摇晃,其内的灵气流动也变得轻快了许多。
李长寿的嗓音在风中飘来:“阵法已经解了,弟子正守着丹炉,不便外出迎接。”
酒玖眨了下眼,小心翼翼地向前探了十多丈,发现自己还是安全的之后,这才气冲冲地径直飞向了密林正中。
那里,一座造型雅致的小楼静静而立,一缕缕清气从中飘出,林间各处都是清新药香。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小説
仙俠小説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