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火熱小説 《慶餘年》 分享



《庆余年》是首发于起点中文网的一部架空历史小说,作者是猫腻,小说讲述了叫范闲的年轻人的成长路程,庆国几十年起伏的画卷慢慢地呈现出来。 几十年的历程里,我们看到的是三代风云人物的起起落落、轮转更替。两条线索,范闲的成长、叶轻眉的一生贯穿着整个小说,一明一暗,把几十年的庆国风雨尽揽其中。
2017年7月12日,《2017猫片 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发布,《庆余年》位列76位。《庆余年》同名影视剧由张若昀、李沁、陈道明、吴刚等主演,2019年11月26日起在腾讯视频、爱奇艺开播。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幸孃親,幸孃親,積得陰功.勸人生,濟困扶窮…而誰可知,人生於世,上承餘慶,終究卻是要自己做出道路抉擇,正是所謂岔枝發:東風攜雲雨,幼藤吐新芽.急催如顰鼓,...


第44章 礼物(二)

“服用药后,要禁一月房事。”费介微微一笑,还是将真正的副作用隐藏没说。
“您真毒。”范闲盯着老师的双眼,恨不得咬死对方。
范闲愁苦说道:“那我明天再让婉儿吃这个药。”
费介险些一口茶水喷到他脸上,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真强,这京都里的青楼无数,难道你就非急这一夜?”
范闲呵呵笑道:“因为我知道老师是故意玩我的。”
费介还真拿这个漂亮小子没办法,十年前就不是他的对手,这十年后更不是他的对手,只好气鼓鼓地站了起来:“难道我是前生注定欠你的?什么都能被你猜到。”
范闲赶紧陪着站了起来,安慰道:“因为老师心疼我。”
费介忽然看着他的双眼,沉默了许久,这书房因为是新启用的,所以木材的味道还在屋中散发着,整个气氛有些怪异。
良久之后,费介淡淡问道:“来京都这么久了,监察院你也去过,想来你已经知道了有些事情。”
“知道了一部分。”范闲笑的很纯净,“比如知道了妈,却依然不知道爹。”
他看着费介的双眼。老辣毒腐如费介,也感觉到了那股压力,微笑着转了话题,转得颇为巧妙,倒让范闲一时不好再行逼问:“想来你也清楚,小姐当年左手建了叶家,右手建了监察院。如今司南伯与院长大人,都想着你来接班,只是司南伯想让你接手内库的生意,而院长大人,似乎有想让你接手监察院的意思。”
范闲摇了摇头:“老师。您当年给我的那块腰牌居然是块提司牌,其实从明白这块牌子所代表的意思后,我就知道后面可能会发生什么。您的意见是什么?”
“我的意见,其实和院长大人不一样。”费介显得有些忧郁,“监察院离天子太近,很容易被牵涉进那些恐怖地政治斗争之中。内库虽然也是个烫手的大饼,但毕竟要比监察院好掌控一些。”
范闲点了点头,心头却在苦笑。心想自己似乎早已经牵涉进那些宫廷斗争里了,就连长公主被迫离开京都,似乎也与自己有些关系。他想了想后微笑说道:“老师不要废神了,旅途劳累,就先在府里住下吧。至于今后的事情,先不论我想不想接受母亲的遗产,只怕就算陈院长和……父亲想给,也有很多人不愿意才是。”
费介点点头。沉重说道:“事情很复杂啊,而且我看宰相大人,可能在朝中也呆不了太久了。”
范闲眉头一皱,心想自己的岳丈大人如今早已从吴伯安一事中摆脱出来,又会出什么事情?
费介没有解释。只是轻声问道:“五大人如今在不在京里?”
范闲没有一瞬间的考虑,直接说道:“我入京之后,他就离开了,好象是去南海那边找叶流云。不清楚他有什么事情。”
费介摇了摇头,忽然看了范闲一眼,皱着眉头训斥道:“听说你在京城里喜欢写些诗,还出了些大名?”
范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老师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写些酸酸的东西。”
费介叹息道:“如此看来,那个所谓的贩盐老辛也是你地托辞了。”
范闲嘿嘿笑了两声。
费介忍不住又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你母亲当年何等惊才绝艳,却最瞧不起酸生腐士。你入京之后。却尽在琢磨这些小道功夫,若你母亲在天有灵,岂不是会气个半死。”
范闲耸耸肩,心想自己那老妈前世估计是最恐怖的理科女博士,自然和自己走的道路不同。
费介拒绝了学生范闲留宿的请求,他在京中自然也是有宅院的,准备离开之时,范闲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话。
“老师。当年你和陈萍萍。还有五竹叔,是不是一直跟着我母亲?”
“是啊。”
“母亲大人是不是曾经找你拿过一些药。”
“什么药?”
“嗯……”范闲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春药或者是迷药。”
费介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出现很古怪的神情,阴阴一笑道:“你才新婚,就需要这些东西了吗?”
第二日清晨,喜鹊叽叽喳喳在枝头叫个不停,就连那些渐渐趋黄的叶子都似乎沾了些喜气,变得嫩了许多。朝阳从院子的那头斜斜映了过来,照地庭院里淡淡暖色充盈,院间的青草小花,微斜石径上面都染着些露水,看着十分清静。
吱呀一声,范闲推门而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脸上略显乏色,但双眸却是清亮无比。他打了个呵欠,笑了笑,对身后招招手:“还不赶紧出来,一日之季在于晨,你这晨儿,怎么也赖床了。”
屋子里传出林婉儿又羞又急的回答:“没见过你这么不害羞的,还不赶紧把门给关上。”
范闲哈哈一笑道:“这大清早地,昨个儿大婚,这些下人们都累了,只怕我们是全院最先起来的。”
话音刚落,便听着院子前前后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那么些子人来,男男女女的,朝着范闲拜了下去:“少爷早安。”
范闲被唬了一大跳,赶紧回房,关门。
过了一时,丫环们进来服侍新婚夫妻二人洗漱完毕,这才穿好衣裳往门外走去。范闲小心翼翼地扶着婉儿的手,看着自己妻子那张宜嗔宜怒地脸蛋儿,微笑说道:“昨天夜里陪老师了一阵,所以时间短了些,今天晚上补回来。”
林婉儿自小生长在宫中,谨行慎言,如今却嫁了个最喜胡言乱语的夫君,脸上一羞啐道:“又不正经。”
范闲牵着她微凉的小手,微笑正色道:“自湖边之后,咱们就开始斜看经书了。”
“你又来了。”
“从今日起,要称呼为夫作相公。”
“是,相公。”林婉儿羞答答又听话的模样真是惹人疼爱。
范闲听着相公二字却想到了麻将,又想到自己这一生奇妙遭逢,想到昨夜癫狂,想到春宵之美,想到被皇帝赶出封地去的长公主,不由微微笑道:“我确实好象比别人多摸了几张牌。”
入京至此,他终于找到了幸福的感觉,忍不住低声吟唱:“ONENIGHTIN京都,俺留下许多情。”
他怀里的林婉儿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一个字儿都没听明白。
从花园一角转入范氏正府,又是好一番热闹,仆妇下人们分列两边迎着新婚夫妻,都知道这位少奶奶是个了不得地人物,昨夜大婚之时,宫里的连环赏已经震住了所有的范氏族人。
喝完了媳妇茶,范建和颜悦色地让二人起来,又与婉儿说了几句林相身体如何的闲话,便让二人自安。看着新儿新妇般配模样,司南伯自是老怀安慰,而范若若在旁也是满心为哥哥高兴。
二人回到自己院里,便又闻着院外一阵嘈杂,小厮开门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京郊范氏田庄的人们来送礼来了。这些人自然不需要范闲与林婉儿亲自去见,只是随意打发了事,倒是藤子京夫妇二人今天也来了,让范闲有些诧异。
“腿好了?”范闲坐在主位上,关心地看着藤大的腿。
藤子京笑道:“早就好了,就是走起来还有些不方便。”
范闲对身旁的林婉儿微笑说道:“前些日子给你送去的獐子肉,白麋子肉,就是藤子京给拾掇地。”
林婉儿微微一笑,略点了点头,不过一夜功夫,就从一个少女变成了持重地主母形象,不能不说,人生的变化总是这样突然。
略说了会儿话,藤子京夫妇便被领着去歇息,出门之后,藤子京地媳妇好奇小声说道:“这位少奶奶倒挺贵气,只是身子骨似乎有些弱,怕是配不上少爷。”
藤子京唬了一大跳,训斥道:“少奶奶可是位真正的贵人,当心旁人听了去,生撕了你这张嘴。”藤子京媳妇儿看着还有些少妇余韵,不置可否笑道:“只是看着新娘子还没新郎倌俊俏,有些好笑。”
藤子京也笑道:“这京都里,要找个比少爷生的更俊的姑娘家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
话说另一头,澹州祖母的礼物在路上耽搁了数日,今天也终于到了范府。范建自然出府去迎,也让人通知了这边的小两口。范闲满心欢喜,拖着婉儿的手便往院口走,一面走一面说道:“奶奶最疼我的,可不知道她会送咱俩些什么。”
到了府门口,范闲愣在了那里,他是断断然没有想到,祖母送给自己的大婚礼物竟然是一个人。
思思姑娘满脸欢愉地看着自己服侍了好几年的少爷,已是盈盈拜了下去:“见过少爷,见过少奶奶。”
慶餘年免費閲讀
天天看小説
歷史小説推薦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