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完本 八犬伝の世界寓意深刻歷史小説 《水浒任侠》- 834章 你使毒计,我来截胡 展示


作品简介
蕭家少主,和武二郎同生共死鬥權貴;行鏢四海,帶兄弟結識八方綠林好漢;東京夢華,攜燕青在汴梁城淺酌小飲;北地風雲,向完顏阿骨打再去討酒吃;西夏狼煙,與吳玠和西夏軍浴血奮戰;江南煙雨,同方臘教主還要計較一...
834章 你使毒计,我来截胡
现在朱仝的心境真个似分开八片顶阳骨、倾下半桶冰雪水,饶是自己一心想苦熬到充军刑限期满,再受沧州盖知府重用提拔,也未尝不能做个安乐度日,偶尔会会江湖旧友的富户良民......自己也是当真心系小衙内的安危,终于靠燕青、乐和的相助以及因任侠萧唐的声名所慑,只得那个生性好杀的李逵放过了知府家爱子的一条性命,可是方才听乐和一番剖析,再听那沧州兵马都监的忿言怨语......难道自己还是要落得个走投无路的下场?
小説平臺
又是一阵急促的叱喝声起,官军兵马再度催马疾驰,朝着南面向李逵、吴用等人逃窜的方向扬尘而去。燕青望向面如死灰的朱仝,问道:“朱都头,方才那个都监官你也识得?”
小説
朱仝惨然一笑,点了点头,说道:“那个本州军司的兵马都监...唤作邓宗弼,因那厮生平最喜五代时期关中狂士邓弼,也练得双剑的本事,听说其武艺也十分奢遮。只是我也听闻这邓宗弼性狭,生平又最恨绿林草莽,落到他手中的江湖中人无论罪行大小,说不得都要虐杀了......
虽然我与沧州牢狱院中做过人情,押番、节级、牢子、差拨都待我甚是和善,也只有邓宗弼那厮知我因私放死囚而充军发配,恼我私通草贼,与江湖中人之间干系蹊跷,却又得沧州盖知府提拔而甚是记恨,我若不是受盖知府而调拨至府衙听命,只怕在牢城营时还要遭那厮许多羞辱......”
網絡小説
燕青沉着脸点了点头,他又对朱仝问道:“我等虽肯出面替朱都头作证,可是就算能搪塞过沧州那盖知府,他爱子遭掳吃了这回险,也怕他也要怨恨于你......朱都头,眼下你又有何打算?”
朱仝一时间沉吟不语,也不止是因为小衙内在他看护时险遭毒手,而对待他信任有加的沧州的盖知府十分愧疚,毕竟儿女是自己的心头肉,只怕在惊怒之余盖知府也必然要迁怒于他。届时朱仝在沧州府衙内苦心经营的人情关系肯定会毁于一旦,受多大的责罚暂且不论,到时自己在被打发回牢城营中之后......只怕那些管营、差拨对他的态度也会立变,他朱仝只能做得个性命朝不保夕的贼配军。
更何况朱仝好歹也是县衙的都头出身,他几乎也可以预料到因为现在沧州府衙几乎已经断定掳掠小衙内而去的,是在济州郓城县旁水泊梁山落草的强人头领李逵,如今被他私放的雷横也投奔去了梁山入伙......只要官衙顺藤摸瓜、稍作打探,恐怕私放晁盖、宋江等这些行迹也将败露,毕竟朱仝曾经与他们都是旧识,若不是与梁山匪寇暗中勾结,他们又怎会耽着风险来沧州寻自己?
小説完本
本来以为救回小衙内也是有惊无险,难不成自己还是要被迫得落草为寇?
朱仝越想他的心越是似坠入了冰窖,燕青眼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心中也拿定了主意,说道:“如今朱都头有口难辩,若投别处去,终久要吃官府拿了,既然那你又已与吴用、雷横等人恩断义绝,也不便去投梁山藏身......
我倒有个主意,想必朱都头也知青州管下二龙山、清风山啸聚山林,前番大破官军围剿,饶是周遭官府捕盗,也不敢拿正眼觑那两处大寨。山寨中头领也多是侠义为先,好搭救江湖中落难好汉的豪杰。
小说
我家哥哥虽然是朝中大员,可是萧家集中管事四处勾当,多少也与那青州两山大寨中一些头领有些来往,我可以请托集镇管事安排,请寨中好汉做个人情,接引朱都头上大寨躲几时。饶是朱都头仍不肯落草,且在山寨暂避些时日,待打听风声过了时,再下山去也不迟。”
燕青眼见事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心思机敏的他也很清楚自家哥哥萧唐对这个极重义气的朱仝起了惜才之心,是以他只略作思付,便隐去萧唐与青州二龙山、清风山的真正关系不讲,来为朱仝指明了一条去路。
似朱仝这种本来与许多江湖中人关系密切的县衙都头,对萧唐麾下集镇和绿林山寨暗中相互有些往来之事也并不觉得稀奇。只不过他听燕青说罢,心中却不由的又感到一阵悲怆与无助。若不是自己顾念情分义气,不愿意利用晁盖、宋江、雷横这些旧友来去向官府换来爵禄名利,自己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般下场?可是偏生将他推到绝路上的,却正是当时那些被自己搭救的旧友!
心中又是一番天人交战,怅然出神的朱仝终于开口说道:“承蒙小乙哥与乐管事仗义相帮,此般恩义朱某没齿难忘......可是我若是私自逃了,沧州知府必然行移文书,去郓城县捉我浑家与幼子......到时却又如之奈何?”
燕青闻言回道:“朱都头尽管安心便是,待我修书一封,吩咐集镇中的管事遣人去取宝眷先至二龙山那里,必然不会教做公的搜捕到尊嫂并令郎。”
朱仝这才放下心来,他旋即又向怀中那天真无邪、煞是可爱的小衙内望将过去。乐和见了也说道:“小衙内也无须朱都头挂心,虽说朱都头不便在返至城中区去,小弟却并未在府衙做公的那里露了相,我自会带他潜回府衙左近处,教那盖知府能寻觅得他这孩儿便是。”
網絡小説
“既恁的,就劳烦乐管事了......呵呵,却不是我朱仝有眼无珠?以往交得那些朋友,我肯为他们两肋插刀,可那厮们却要迫得我走投无路!本来我与萧任侠也不过只有一面之缘,与两位又只是初识,却待朱某有恁般再造之恩!”
綫上小説
朱仝慨然说罢,他先是将昏睡的小衙内交到了乐和怀中,旋即在燕青的引领下,失魂落魄的随他先行奔沧州柴进的府上投去,只待风声稍松,再去投奔到二龙山宝珠寺那里躲灾避难......
......................
“如今虽然官司追捕甚紧、排家搜捉,可是小可祖上有陈桥让位之功,先朝曾敕赐丹书铁券,但有遭官司缉捕之人停藏在鄙处,也不见做公的敢来搜,朱都头尽管安心便是。再过两三日,待我率庄客出门狩猎之时,便请朱都头混在里面,蒙混过沧州道口搜检的军官,便可出关南下径直投二龙山大寨去安身立命。”
仍是在柴进府上,那个平生专爱结识江湖好汉的小旋风柴大官人正对朱仝温言说道,这几日朱仝失落沮丧的心情倒也缓和了不少,他微叹口气,对柴进拱手说道:“蒙柴大官人周全,这般大恩,小人死而不忘!”
綫上小説
“朱都头,你我一见如故,休恁的见外。”
柴进口中说着,心中也不免生出一阵愧意来,若不是燕青与乐和赶巧也来到自己庄上拜会,并从旁敲击说及梁山那边打算使些下作手段逼朱仝入伙,柴进还真曾打算再为梁山一伙做个顺水人情,接引吴用等人待朱仝投奔梁山泊去。
小説網
可是当柴进又听燕青与朱仝说及梁山那伙真打算对个四五岁大的孩童下手,他也不由得心生出股愠意,吴用那厮当时也只说计要用在沧州知府膝下的小衙内身上,如果真的让他们得逞了......那么他这个江湖名声甚好的小旋风又算不算是残害幼童的帮凶?
此时柴进又暗付道:比起教我愈发看不懂的宋押司,还是多与萧任侠彼此交心来往,才更能叫我心安呐......
柴进心中也是慨然念罢,旋即他又差庄客做筵席款待燕青、朱仝、乐和三人,席间正当柴进与燕青叙话时,却忽然有个庄客来报说高唐州柴进祖父柴皇城那边赍了封书,已经火急传到了庄上来,柴进心中纳闷,他立刻接过书信拆开来瞧了,可只粗略读了数行,柴进便已面露惊怒之色,忿声说道:“岂有此理!”
燕青与朱仝等人见状,忙向柴进问道:“大官人,到底是甚么要紧事?”
科幻小説
本来柴进养尊处优惯了,言行举止间都带着股安闲与怡然,可此时的他却是一脸的愤慨之色,说道:“高唐州新任的知府,并兼管本州兵马的高廉正是在是东京专与萧任侠作对的那高太尉的叔伯兄弟,高廉倚仗他哥哥的势要,到了高唐州亦是无所不为。
那高廉还有个妻舅殷天锡,人尽称他做殷直阁,那厮也是个横行害人的纨绔,因得知我族叔家宅后有个花园水亭盖造得好。便带将许多鹰犬要去占据府邸花园!我族叔被这厮推抢殴打,因怄气卧病在床,早晚性命不保,必有遗嘱的言语分付,特来唤我。而族叔无儿无女,小可必须亲身去走一遭。”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