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優秀玄幻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推薦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三十四章 模拟仙生

师兄跟这个美到冒泡的有琴师姐,也有问题?
蓝灵娥的草屋中,这位李长寿唯一正版师妹,正在矮桌后的蒲团上盘腿端坐,捧着面前冒着热气的茶杯,心底一阵思量。
左边瞧一眼,是刚寻来的冰山美人有琴玄雅,她正保持跪坐的姿势闭目养神,静静地等待师兄现身;
右边看一眼,酒玖师叔正趴在桌子上发出轻轻的鼾声,一副睡眠严重不足的模样。
氛围,略微有一丢丢的尴尬。
她们怎么,都是来找自家师兄的……
师兄仅仅只是去了一次北俱芦洲采药,就被当时同行的两位女炼气士给‘盯’上了?
这要是一年后的历练大会,师兄再出去一趟,那自己这里,岂不是就要坐不开了?!
蓝灵娥心底幽幽一叹,也完全想不明白自家师兄到底哪方面吸引人,明明是那般谨小慎微、贪生怕死的性子,怎么会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女子中意……
更何况,左边这位,还是同代弟子最耀眼的那颗星辰。
不过,认真思考的话……
‘有琴师姐真的好美,入座的时候都是这般迷人,我要是师兄肯定也抵挡不住她的魅力。
呃,也不对,师兄很可能单纯喜欢大……’
蓝灵娥又扭头看了眼右侧,因为酒师叔的姿势是侧趴在桌面上,从而让某处资本更突显。
然后,灵娥抬头就看到门后的铜镜,禁不住一手扶额。
自己以后,还是有机会继续发育的吧;
大概。
抛开师兄的问题不谈,作为这处草屋的主人,蓝灵娥觉得自己不能让氛围继续如此尴尬下去……
“有琴师姐,”蓝灵娥面露微笑,小声问,“您怎么有空来我们小琼峰?”
有琴玄雅睁开眼,轻声回答:
“自上次回返山中后,我便受罚在破天峰闭门思过,未能寻到机会来答谢长寿师兄。
今日刚自入定醒来,才知已过了罚期,便得了师父应允,来小琼峰对长寿师兄正式道谢。”
蓝灵娥禁不住歪了下头:“我师兄做了什么……值得师姐您感谢的事吗?”
“他救了我性命,”有琴玄雅轻轻抿了下嘴,略微颔首,那双如宝石一般的明亮眸子中,闪动着少许光芒,“且还是两次。”
蓝灵娥眨眨眼……
有琴玄雅的这个表情,自己对着铜镜想师兄的时候,也经常出现!
一个酒师叔已经让自己压力巨大,突然又从天而降一个有琴玄雅!
蓝灵娥禁不住一手扶额,一颗芳心时而愤声疾呼,时而凄婉哀怨,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果然还是要不择手段把师兄尽快拿下以免夜长梦多……
“嗯?小雅你怎么也在这?”
酒玖突然迷迷糊糊的问了句,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有琴玄雅恭恭敬敬地将自己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起身对酒玖见礼,得了酒玖允许后再次入座。
而后,酒玖又看着蓝灵娥,捂着小嘴打了个哈欠,问道:“后面大阵打开了吗?”
蓝灵娥忙道:“没呢酒师叔,师兄好像是在炼丹或者修行,我刚才用传信符喊他也没回音呢。”
“行吧,明明是定好的炼丹时间……可能是有什么感悟吧。”
酒玖看了看蓝灵娥,又看了眼有琴玄雅,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
“刚好小雅也在,灵娥,我们玩那个吧!”
蓝灵娥小声问:“师叔说的是哪个?”
酒玖双眼越发明亮,“上个月咱们跟你师兄一起玩的那个!
不是说,那是你们小琼峰的保留项目吗?”
“这个,自然可以,师叔您稍等,”蓝灵娥手指轻点,将面前矮桌上推到了门口,三人之间顿时出现了大片空档;
她在储物法器中拿了一只洁净的兽皮出来,铺在了三人面前,兽皮上画着一条长长的‘云路’,云路分了一只只小格,路上画了许多山峰大泽。
蓝灵娥问:“有琴师姐要一起玩吗?”
有琴玄雅略微有些迟疑,看着这张‘地图’,略微有些不明所以。
酒玖在旁加了句:“这是小长寿做的,相当有趣哟。”
听闻此言,有琴玄雅立刻点头应道:“若是长寿师兄的杰作,请务必让我加入其中。”
“师姐请看,规则这边有写。”
顺着蓝灵娥的手指看去,有琴玄雅顿时看到了熟悉的字迹,小声读了出来:
“登仙路,别称‘模拟仙生’、‘仙界大富翁’……
参与者将代表自身的木偶放在仙路起点处,使用骰子抛掷点数让木偶前进,每次落点触发登仙路上种种事件。
出发时,每人获得三百点灵石,灵石以数字表示,最先抵达长生终点获胜,或游戏参与者想结束游戏时,以灵石多少判定输赢。
注,不可用任何仙识、灵识探查各色宝箱,也不可用半点法力控制骰子。”
有琴玄雅读完,蓝灵娥已经将几只五颜六色的木盒放在了一旁,木盒中有许多方形牌子,上面也有五花八门的标签;
随后,蓝灵娥又取了三只颜色的小木偶放在了云路起点,拿了一只六面的骰子出来。
这就齐活了。
有琴玄雅哪里见过这种阵仗?顿时有些不明所以。
酒玖笑道:“咱们玩一次玄雅你就会了!来来,开始!我先扔!”
蓝灵娥忙道:“要猜拳决定扔骰子顺序的。”
“行吧行吧,你们两个小家伙一点也不知尊老爱幼,猜拳就猜拳!”
有琴玄雅看着这有些跳脱的酒师叔,还有旁边一本正经说教师叔的蓝灵娥,虽然略微有些不适应,但还是配合着一同猜拳、排顺序扔骰子……
她还猜拳猜赢了。
有琴玄雅最先出手,扔了个五的点数,拿着自己的小木偶,在云路上前进五步,看到了木偶脚下的标签。
‘你在打扫山门台阶时表现出色,获得师门前辈奖励灵石二十颗。’
“师姐在自己的灵石数量后面写上加二十!”
“哦,好,”有琴玄雅依言照做,已经大概明白了规则。
一旁的酒玖抓起骰子,对着手心哈了口气,小心地扔了下来;
看到骰子朝上的数字固定为‘三’,酒玖咧嘴笑了出来,她的木偶前进三步,出现在一个画着紫色五角星的方块中。
“快,紫色宝箱拿来,抽卡抽卡!”
蓝灵娥将紫色的箱子递了过去,酒玖伸手在里面一阵摸索,很快就拿出了一只木牌。
“好东西,好东西!
灵娥该你了,快扔!给本师叔扔个大金丹回来!”
有琴玄雅仔细瞧着那木牌,却见木牌正面写着四个大字【俺也一样】,背面则有两句解释:
‘本轮参与者行动完成后自动触发,拥有者可强行复制任一其他参与者本轮收益。’
“到我了!哼哼!”
蓝灵娥扔色子扔了个二点,是空白方格,毫无收益;
酒玖顿时一脸嫌弃,拿着木牌对准有琴玄雅,高呼一声:“俺也一样!
什么嘛,好不容易抽到这张卡,却只有二十颗灵石。”
有琴玄雅也禁不住轻笑了声,动作很自然地拿起骰子扔了点数,这次却触发了随机事件,在一只蓝色的木箱中抽了一张竹牌。
【得觅良缘】:你寻找到了自己相守一生的道侣,举行了酒宴,可在其他参与者处收取各一百枚灵石的贺礼。
酒玖和蓝灵娥顿时连连抱怨……
有琴玄雅却是轻声赞叹道:“我能看一眼这些牌子吗?长寿师兄当真奇思妙想。”
旁边兴致正浓的两人只得停下游戏,将几个箱子中的竹牌、木牌、铜牌、玉牌分别给有琴玄雅看了一遍。
四样牌子各有十二种,对应‘技能’、‘正向随机事件’、‘反向随机事件’、‘宝物’。
像什么……
【我太难了】:你回顾修行一路坎坷,感慨自身修为来之不易,悲不自胜;其他人为了安慰你,各自给你五十枚灵石。
【顿悟】:前进一格。
【沉迷杂项】:你因沉迷于诗词歌赋、唱跳软扑,从而怠慢修行,失去后面两轮扔骰子机会。
【大忽悠卡】:你发动道法‘大忽悠术’,成功忽悠住了上一个行动目标,从此人身上获取两百枚灵石或随意宝物一件。
等等等等……
“这都是长寿师兄做的吗?”
有琴玄雅满是惊奇地问着,旁边两人只能再三点头确认。
“别看了小雅,快继续了!”
“是,师叔,弟子有些失态,这物件当真格外有趣。”
“啧啧,看我的!哈哈,又是抽卡!出现吧,俺也一样!”
“酒师叔不可以作弊唷。”
“才不会,跟你们两个小辈用得著作弊吗?”
渐渐的,草屋之中满是欢声笑语,早没了此前的尴尬。
傍晚时分。
刚因为看了眼《无为经》上卷而突破了一个小境界的李长寿,自林中漫步而来。
此前一直在密室中的他,此时也已经稳固住了自身气息,不会被人看出破绽。
远远的,他就听到了草屋中传来的笑声,灵识发现了有琴玄雅的身影。
有毒……怎么来了?
想了想,李长寿默默地转过身走回了丹房,后面的欢笑声随风追了上来。
酒玖的笑声较为豪放,“哈哈哈!俺也一样!本师叔发了发了!”
有琴玄雅的笑声十分含蓄,也难得听到她会抱怨:“唉,当真有些倒霉,弟子又沉迷杂项了。”
而成了一轮赢家的蓝灵娥得意的一笑,对着两人道了句:“我太难了,收灵石了哦。”
李长寿禁不住轻笑了声,开启了外围阵法,想着没几日就要去东海。
再去检查下自己的储备吧。
这几年有酒玖师叔相助,炼制了许多能毒杀真仙的毒丹,稍后还要将这些毒丹处理一下,做成毒粉或者毒液,方便斗法。
虽然这次不会有用武之地,但总归是要有所准备才行。
天天看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閲讀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