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優秀小説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推薦




重生在封神大战之前的上古时代,李长寿成了一个小小的炼气士,没有什么气运加身,也不是什么注定的大劫之子,他只有一个想要长生不老的修仙梦。为了能在残酷的洪荒安身立命,他努力不沾因果,杀人必扬其灰,凡事谋而后动,
从不轻易步入危险之中。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本来李长寿规划中,自己会一直躲在山中平安无事的修行成仙,直到有一年,他的老师父静极思动,又给他……收了个师妹回来……



第五章 师妹的夜间补习

“师妹!”
“在!”
“请听题!”
“是!”
李长寿袖袍一挥,湖边草地上盘腿坐着的小姑娘一个激灵,顿时打起了十二精神。
“假设,师妹你修为在化神第九阶,在路上飞着飞着,突然发现一处无人之地,有化神第六阶的修士,强行非礼一名炼气境的女修士,你要如何做?
下面是三个选项:
甲,冲上去弄死他,你就是正义的化身!
乙,远远的扔法宝打这人一下,然后从容离开,破坏他的兴致。
丙,就当啥事没看见,从旁边溜走。”
蓝灵娥眨眨眼,题干和选项中,似乎都有不是她这个年纪能理解的东西……
李长寿笑眯眯的提醒了句:“单选题,选吧。”
“甲?”蓝灵娥带着几分不确定的答了一句。
李长寿淡然道:“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没有隐藏自己的修为,只是故意显露出化神六阶,其实已经是返虚境的高手?
通常而言,敢不加掩饰就行这龌龊事的家伙,肯定也是卑鄙无耻之人,你怎么能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诚实上!”
“那,”蓝灵娥皱起小眉头,“乙?”
“师妹你莫要忘了,自己也是个女修,”李长寿叹了口气,“如果在甲的种种假设条件成立时,这个禽兽看到了如花似玉的师妹你,更是兽性大发,那你岂不是连自己都要搭进去了?”
蓝灵娥小脸通红,一阵头晕目眩小凌乱,弱声道了句:“可是师兄,丙这个选项并非我辈修士该做之事,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说过类似的道理,要我们兄妹几个能挺身而出,惩强扶弱。
父亲说过,如果人人都是路见不平都不去出手相助,那一旦受害者是自己,岂不是……”
“不,师妹,你要记住,如果是在一个平和、友善的大环境中,你这种想法是绝对正确的。
但洪荒不是什么平和之地,这里高手如云,炼气士往往为了一件法宝、一只灵根就能大打出手,大部分能活下来的修士,大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李长寿负手注视着湖面,叹声道:“存有这般宅心仁厚、侠义为先的想法,是很难在这个世上活下去的。
我们要做的,是不去作恶,不去为恶,却也不必非要去制止恶行。
与其在自己本领不足时逞英雄,倒不如一直活下去,等自己站在众生的顶点,能去制定规则的时候,去改写整个洪荒范围弱者的生存环境。
所以,你,明白了吗?”
“嗯!”
蓝灵娥重重的点头,眼中满是光亮。
也就在这时,这对师兄妹并没有发现,一缕青烟从不远处的茅庐中飘了出来,静静地飘到了他们身后。
李长寿沉声道:“师妹!现在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痛快且坚定地说出来!
如果遇到有男修非礼女修,你该怎么做!”
蓝灵娥双眸中满是亮光,声音不大,但异常坚定地喊道:“丙,就当没有看见!从旁边溜过去!”
“嗯!”李长寿禁不住对自己师妹竖起了大拇指,心底泛起了一股感动。
两天的教学就有了如此成果,一直这么进行下去,不出几年,自己大可不必担心师妹会闯什么祸从而牵扯到自己了!
有个懂得低调求生存的师妹,实在是……
突然间,背后有冷风吹拂,这对师兄妹浑身汗毛竖起,某个苍老又冰冷的嗓音从背后突然响起:
“李、长、寿!”
咯、咯吱……
这是蓝灵娥的牙关在乱颤。
李长寿嘴角抽搐着扭头看了眼,瞬间挤出一副笑脸。
“师父您闭关结束了?要开始今天对小师妹的辛苦教学了吗……
师父,有话好好说啊师父!您掏拂尘做什么!
我也是您亲徒弟!不能有了小的就虐待大的啊师父!”
“混账!”
齐源道长须发乱飞,双目瞪圆,举着拂尘就打。
“自己胆小怕事还要教坏你师妹!为师今天非要好好收拾你一顿!”
然而,拂尘砸落,李长寿身形却被一抹青光包裹,瞬间出现在了柳树另一侧,对师父又是一阵拱手求饶。
“还敢用木遁躲!找打!”
齐源更是气愤难平,举着拂尘迈步猛追。
李长寿身形飘然而退,连续躲过师父的追击;齐源道长开始催起术法,手中拂尘一阵疯长,湖边出现了拂尘扫出的漫天虚影,但李长寿就如泥鳅一般,总能找到间隙躲过去。
“师父您消消气,我这不是为了师妹好嘛。”
“咱们度仙门属人教一脉,那是三教仙宗!怎得就出了你这个满脑子歪门邪道的后辈!”
“还不是师父您慧眼识英才。”
“呸!贫道今天就清理门户,哇呀呀!气煞我也!”
“师父您生气时一点也不英俊了……”
柳荫下,最初看到师父要打师兄还十分紧张的灵娥,渐渐也被自家师父和师兄追逐‘打闹’逗得笑了出来。
她倒是看出来了,师父并没有真的出狠手,师兄闪躲的身影也是十分轻松写意。
就这般追逐了片刻,师兄似乎是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师父扑上去就直接把师兄摁在那,用拂尘一阵凶猛地抽打师兄的臀部,发出一阵富有节律感的响动……
片刻后,教训了大徒弟一阵的齐源道长起身整理了下散乱的道袍,对着地上狼狈的徒弟吼了几嗓子:
“给为师好好反省!
今后不准你再教你师妹怎么做人!
去给你师妹把草庐盖完!”
“唉,是,弟子遵命……”
“灵娥过来!为师给你讲道授学!把你师兄教你的那些歪理统统都忘掉!”
“哦!”
灵娥弱弱的应了声,满是担心地看向自家师兄道袍下肿起的屁股,又瞥到了李长寿正藏在袖袍中的右手……
那只右手对她轻轻摆了摆,做了个竖大拇指的手势。
灵娥稍微安心些,又见师兄趴在草地上的狼狈模样,低头噗嗤一笑,快步追向了师父的背影。
她步子却是越发轻快,渐渐跑了起来……
李长寿趴在那幽幽的叹了口气,一朵白云从旁飘来,将他慢慢托起。
师父还真下手!
李长寿摸了摸屁股,吸了口凉气,随后又是幽幽的一叹。
早知道真会被师父打一顿,就不让师父捉到了……
也不行,师父的面子还是要顾忌的,毕竟现在师父成仙希望渺茫,压力又大,本来就挺辛苦的。
从刚才师父显露出的法术来看,外盛内虚,对自己的气机锁定也是时断时续,显然是提升修为境界时操之过急的表现……
罢了,还是想个办法,让师父度过天劫的概率增大点吧。
李长寿挠挠头,趴在云上陷入了沉思,慢慢飘去了不远处已经快建好的第三座草庐。
……
这几天,就像是做梦一样呢。
九岁这年;
自己在跟着母亲逛集市的时候,被一位老神仙相中,被老神仙收做了徒弟。
父母虽然舍不得自己,但这是天大的好事,如果自己修炼有成,以后自己氏族也能跟着沾光,所以在家里办过拜师宴之后,带着母亲许多叮嘱,她跟着师父来到了度仙门。
然后,自己遇到了有些奇怪的师兄。
师兄有很多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总有点不对劲的长篇大论;
师父再三警告,说师兄就是个怪人,让自己不能跟他学做人,但总感觉,师兄其实是很厉害的炼气士。
山里并没有太多的礼仪和规矩,湖里、山里到处都是美味,修道也是颇为有趣的事,起码不像自己来之前想的那么枯燥。
当然,最开心的就是跟师兄一起烧烤,一起喂鱼,一起在山里逛荡,找些美味至极的野味填饱自己的小肚皮,然后在湖边静静坐一阵,听师兄说那些歪道理……
以后的日子,都会是这样吗?
缩在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被子中,灵娥轻轻呼了口气,翻身面朝着窗户。
她突然感觉眼前似乎有人影晃动,略微睁大困意朦胧的双眼,却瞬间被吓得清醒了过来,娇小的身体忍不住轻颤了几下。
窗外,李长寿正趴在一朵白云上,对着她轻轻摆手。
“夜间补习哟,少女。”
“嗯?”灵娥眨眨眼,随后缩在被子里轻轻点了下头,“嗯……”
“下面请听第二题!”
呃,师兄果然是个怪人。
……
于是,十年后。
小説網
仙俠小説

This website was created for free with Own-Free-Website.com. Would you also like to have your own website?
Sign up for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