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logan here

人氣連載小説 《撿個校花做老婆》 鑒賞

小説推薦
撿個校花做老婆
言情小説



校花那么多,捡个回家做老婆。华夏第一战兵回归都市,成为紫荆中学的最牛插班生!各色校花,到底哪一个入了罗峰的眼?
集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傲娇女侠,第一校花千依岚?
妖娆动人,每天勾引猪脚的性感校花宋黛滢?
爱要勇敢说出来,敢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猪脚大声表白的温柔校花郑薇?
超级学渣,胸大无脑的典型案例,却处处透着神秘的绝色校花柳眉?
还是阴错阳差和罗峰同居的君大美女?



第80章第八十章 干得漂亮

从认识唐大耳以来,这家伙虽然学习成绩烂的一塌糊涂,可倒从没有迟到缺席过,除了上一次被黄达主任叫去办公室。
“难道又是他?”罗峰突然想到今天早上也没发现黄达主任在走廊蹲守。
眉头不由得一皱,罗峰下意识瞥一眼侧旁前方。
心中有种发闷的感觉弥漫着。
王诚与廖乾坤,也都没有出现在教室内。
“黄天业,最好你不要在我背后搞什么动作,对付我兄弟。”罗峰暗默地轻语着,“否则,我会让你终身后悔。”
罗峰的眼帘深处,抹过了一道冰寒。
上课的老师已经走进来,罗峰也只能按下心中的不安感觉。
“或许,大耳只是有事迟到了。”罗峰暗默开口,毕竟,王诚与廖乾坤,是习惯性的迟到旷课。
罗峰并不知道,他最担心的事情,偏偏发生了。
上课前五分钟。
唐大耳距离学校门口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被一群人截住。
唐大耳没有多想,转身便跑。
然而,最终却被堵在了一处死胡同。
“大耳朵,这阵子,你胆子可真不小啊,竟然敢跟我们天盟作对。”廖乾坤面色狰狞地盯着唐大耳,“也该给你长长记性了。”
唐大耳面色铁青,身子连连后退,已经到了一面墙壁上。
看着前方十几人,还有后面双手抱肩等着看好戏的黄天业,唐大耳心头低沉到了极点,半响,沉声地道,“你们――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诚冷瞥唐大耳,“用你的大耳朵听清楚了,从今天开始,你如果还敢出现在罗峰的身边,你就等着挨揍吧!”
唐大耳面色一变。
“别说黄老大不给你机会。”廖乾坤揶揄戏谑地笑道,“黄老大说了,只要你跪在他面前,磕三个响头,再喊一百声罗峰是个王八蛋!今天,或许就用不着挨揍了。”
身后的众人也是哈哈大笑。
唐大耳面容低沉。
半响,唐大耳紧紧地握着拳头,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罗峰――”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罗峰――是你爷爷!”唐大耳一句话落下,身影一个箭步就冲到了一处角落,手中拿起了一块硬砖,咆哮大吼着冲了上去,直接狠狠地砸向了廖乾坤。
千钧一发之际,廖乾坤脸色大变地狼狈侧身。
砰!
坚硬的砖头砸在了他的肩膀上。
廖乾坤痛叫了一声。
“老子跟你们拼了!”唐大耳不再是曾经那任人欺负的大耳朵,峰哥曾对自己说过,要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明知道不敌,可走投无路,唐大耳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一下砸在了廖乾坤的肩膀上后,唐大耳再抬起了手,然而,一旁的王诚已经反应了过来,狠狠地一脚踹了出去,唐大耳脚步接连地后退。
“他妈的,竟然敢反抗!”
“打死他!”
“狠狠的打。”
十几人一哄而上。
乱拳飞脚朝着唐大耳的身上招呼过去。
一开始唐大耳还拼命地挥着砖头,也砸中了好几个人,可他终究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很快就被打倒在地,砖头被抢走,身子蜷缩在地上,遭遇狂风暴雨一般的轰击。
唐大耳倒也是硬骨气,纵使如此,也是一声不吭。
五分钟后。
“让开!”廖乾坤眼眸如同发了疯一般冲了过去。
他的肩膀还在剧痛着,另外一只手赫然拿着一块砖头。
面容狰狞,血红的双眼凶光闪动。
“王八蛋,竟然敢砸老子?”
廖乾坤冲上去,扬手便是一砖砸在了唐大耳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
唐大耳直接头破血流,双眼直接一黑,晕死了过去。
巷子内,众人都退开了。
面面相觑。
终究只是一群中学生,没经历过这场面。
廖乾坤此时也清醒了过来,慌张地将手中的砖块一扔。
前方的唐大耳,鲜血流淌出来,一动不动。
“黄老大,怎么办?”有人急忙转身询问黄天业。
打打闹闹不成问题,万一真的弄出了人命,他们也背负不起。
廖乾坤的脸色也发白了,暗暗后悔自己的冲动。
黄天业的经验比他们充足多了,此时冷静地一摆手,“没事,他还死不了。”黄天业一瞥廖乾坤,“用你的手机,打120急救电话,否则的话,真闹出人命了。”
廖乾坤脸色一变,也不敢犹豫,急忙拿出手机打了电话,将地点具体报出后,黄天业便带着这十几人匆匆地离开巷子。
几分钟后,救护车呼啸而来――
几名医生护士匆匆下去。
“咦?难道不是这里么?怎么没人?”一名护士疑惑地开口。
身穿白褂的医生赫然是一名年轻的女子,柳眉朱唇,如沉鱼落雁的白衣天使。
女子名姜小雪,虽然年纪轻轻,可却是羊城天河区第一附属医院的主治医生。
姜小雪抬眼一扫,终于发现了巷子内昏迷不醒的唐大耳。
面色当即一变,大步地走了上去。
另外一名中年医生与几名护士匆匆跟上。
姜小雪走过去蹲下看一眼,立即便振声开口,“快拿担架过来。”
“等一下。”此时,中年医生皱着眉头,“姜医生,这不合规矩啊。”
姜小雪柳眉一挑,“什么规矩?”
“没有报警的当事人,我们就这么将这个伤者接回去,那医药费,万一――”中年医生为难地开口。
“取担架!”姜小雪面色一沉,直接大手一挥。
同时,抬眼盯着中年医生,“医药费什么的我不管,我只知道,我是一名医生!人命关天,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在我的手中溜走!”
几名护士相视一眼,急忙匆匆转身回去。
中年医生脸色低沉着,可却无可奈何,只能是摇摇头。
救护车风驰电掣地往医院飞奔而去――
紫荆中学,第一节课下课后。
高三教学楼,一共九层高。
包宁闩所在的高三班就在九楼。
每当下课的时候,包宁闩等一群人都会走出阳台,谈笑风生。
今天,阳台处只有包宁闩与黄天业两人。
包少要暂用阳台,其余人谁还敢靠近?
“解决了。”黄天业面容含笑,“唐大耳,现在已经已经进了医院。”
包宁闩瞳孔微缩,看了眼黄天业,当即微笑起来,“你动作还挺快的。”
第一步,动他兄弟!
黄天业已经办到了。
“那嚣张的插班生,我一眼都容不下他,接下来,就看包少的了。”黄天业还不知道包宁闩的计划。
“嗯。”包宁闩笑着拍拍黄天业的肩膀,“干得漂亮。接下来等着看好戏吧。”